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国金融业

中国努力平衡防风险与保发展

近来,中国政府加大了防范金融风险的努力,但也明白整肃力度过大可能酿成债务危机或导致GDP增速急剧下滑。

“如果银行业搞得一塌糊涂,我作为银监会主席,我就要辞职!”据悉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CBRC)主席郭树清最近做了这样的表态。他说出这番话,无疑表明北京方面约束金融体系不当行为和抑制巨大信贷泡沫的意愿明显增强。据颇受尊敬的财新传媒(Caixin)报道,郭树清是在4月21日银监会一季度经济金融形势分析会上做出上述表述的。

但在投资者看来,问题比郭树清所警告的要微妙得多。中国影子金融的灰色世界是如此巨大,被郭树清当作整顿目标的欺诈活动是如此盛行,以至于任何治理努力都可能动摇中国金融体系的根基。

“很明显,‘不当’交易和金融套利是遍及中国整个金融体系的现象,而不是少数孤立实体的行为,”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的经济学家陈龙说,“现在被监管机构瞄准的活动可以列成一份长长的清单,而基本上中国每家商业银行都至少参与了其中的部分活动。”

分析人士表示,这意味着监管机构明白,他们在打击违规者方面不能走得太远以致酿成债务危机或导致GDP增速急剧下滑,但也绝不能好像什么事都不会发生。“我当然认为,郭树清的话表明,中共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对于严肃处理影子银行、理财产品和债务问题是极其认真的,”中国咨询公司Frédéric Cho Advisory的Frédéric Cho说。

目前已出现了一些连锁反应。上周流动性短缺导致银行和企业进行融资的货币市场利率升高。上周五,隔夜的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Shibor)飙升至两年高点,而3个月期借款利率则从半年前的2.8%上升至4.3%。官方有关严打金融违规行为的一系列讲话加剧了流动性紧张,是导致上证综指上月下跌2%以及近几周铁矿石等大宗商品价格下跌的因素之一。这种局面也加剧了中国国内债市的压力。

其中原因就在于中国政策的先发制人特点。虽然监管机构尚未发布公告,确切说明要如何清理郭树清所说的银行体系“乱象”,但内部会议通报的消息的力度,已促使国有机构变得自我克制。

比如说,银行知道,对非银行金融机构(NBFI)贷款激增的行为——这些机构通常把资金转投影子金融、股市、债市或楼市——将成为被整顿的一个对象。因此,银行已开始减少对NBFI贷款,这类贷款余额高达26.5万亿元人民币(合3.8万亿美元),占到企业和家庭贷款总额的23%。龙洲经讯的数据显示,3月份银行对NBFI贷款的增长率从去年12月的50%下降至24%。

另一个目标可能是由银行发行、但为规避资本监管而不列入资产负债表的“理财产品”。这些总额估计达29万亿元人民币(相当于40%的GDP)的理财产品,也被视为是导致影子金融领域欺诈现象频发的主要因素。

很少有人会认为,对于世界上债务负担最重、杠杆率最高的中国企业部门而言,这些目标不应作为优先事项。然而,治理手法如何还要看实施。曾赴牛津大学(Oxford)作访问研究的郭树清发现自己肩负着既要缩小泡沫、又不能刺破泡沫的艰巨任务。官方通讯社新华社(Xinhua)称,习近平——郭树清的终极老板——在上月中央政治局某会议上明确表示,中国需要“防范金融风险……加大对市场违法违规行为的处罚力度”。但习近平也说,必须在“维持经济平稳健康发展”的同时做好这一切。

Frédéric Cho说:“问题是,现在这种严厉态度是只会持续到今年秋季召开十九大的时候呢,还是说这就是一个开头,监管层要动真格着手解决金融业的所有棘手问题。但在十九大召开前这段时间,我相当肯定流动性会更加紧张。”

译者/何黎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