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大学

颜宁“出走”说明了什么?

王军:高校的行政化氛围正在影响、感染、同化越来越多的留学归国人员,他们要么拼命混官职,要么终日被杂事所扰。

近日,清华大学教授颜宁受聘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的消息不胫而走,引发中国舆论关注。从这起新闻事件中,我们能读出些什么呢?

一开始,颜宁的离开就以当事人不知和难以控制的方式演绎着,其中夹杂不少噪音和非议。很快,颜宁本人及相关方面出来辟谣和澄清,让事情的原委渐渐清晰起来。

平心而论,颜宁赴美任教,纯属个人选择。作为不了解其中缘由的外人,除去理解以外,妄加评论似有不妥。不过,既然颜宁已经成为新闻人物,谈论一下也未尝不可。

常言道,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颜宁应该也不例外。要知道,建于1746年的普林斯顿大学,是美国一所享誉世界的研究型大学,常春藤盟校之一,培养出几十位诺贝尔奖得主。无论从科研实力等硬指标来看,还是就学者最在意的思想独立、学术自由等软指标而论,普林斯顿均在中国高校之上。因此,颜宁返回母校、即授予她博士学位的普林斯顿大学任教,应是人之常情。当然,说走就走并不容易。正如颜宁所说,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

公开信息显示,在清华任教多年的颜宁并未担任行政职务,这使得她可以把尽可能多的精力投入到科学研究当中,取得了国际公认的学术成果。这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很难,因为现实有太多的干扰因素。

从学术氛围或学术生态来看,中国高校与西方大学有着根本的不同,可谓大相径庭。所谓“氛围”,就如同对科研有益的“益生菌”,是一种看不见摸不着,无处不在又时刻起作用的玩意,这种像“魂”一样的东西与物质投入与钱财的关系并不大。应当承认,尽管现在中国一流大学并不差钱,但与西方名校相比,中国学校在营造学术氛围方面还存在很大差距。为此,中国高校还有许多工作要做,而这可比找钱困难多了。

众所周知,中国高校存在大量非教学、非科研的活动,譬如说正在伏案工作的大学教授会被喊去参加消防培训,凡此种种,不一而足,杂七杂八的行政事务分散了科研人员的注意,影响了工作的效率。说到底,这都是因为中国高校承担了过多的社会功能所致。换句话说,中国的高校并不仅仅是单纯的教学和科研机构,而更像是一个多目标和多任务的小社会,与西方发达国家那种目标单一,仅从事教学和科研任务的大学全然不同。既然作为整体的中国大学有如此多的事情要做,那么,身处其中的个体也就不大可能独善其身了。

特别是,弥漫在中国高校各个毛细血管的行政化因素,使看似简单的科研和教学活动变得更加复杂。附着在行政化上微妙又脆弱的人际关系,消磨着学者们的精力,人际关系处理的全无规律,又让早已习惯科学思维的科学家们头疼不已。在他们看来,人际关系越简单越好,这样可以有更多时间投入到科研当中。虽说西方学校也存在人际关系,但总体而言,他们的人际关系比中国要简单许多,也单纯许多。这应该也是影响中国高校人才去留的因素之一。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中国高校的行政化氛围正在影响、感染并同化着越来越多的留学归国人员,他们要么拼命混个一官半职,从事一些与学术无关的工作,要么终日被杂事所扰,让学术荒废。从这个角度看,像颜宁这样一门心思做科研,初心不改,有足够定力的科学家在中国高校可谓是凤毛麟角。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