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乐尚街

度假天堂马耳他

宋佩芬:只有43万人口的马耳他外观像停在中世纪,为迎接威尼斯双年展,这座文化古城焕发了活力。

四月的下午,大多数欧洲人还裹着厚重的大衣。马耳他群岛的首都瓦莱塔(Valletta)早已温暖舒适,市立图书馆外的露天咖啡坐满了人,悠闲地享受着春天的阳光。我的“导游”是26岁的艺术家亚伦•贝基纳(Aaron Bezzina),他为自己要了一杯espresso,帮我点了一瓶可乐,然后打开他的计算机,让我看他2015年在这里展出的公共艺术品《对立的姿态(垂手可得)》(Position of Opposition (Hands Down))。《对立的姿态》有张长桌子,两端各摆一只铜铸的拳头。它们是在玩猜拳游戏吗?还是击桌泄怒?贝基纳要观众自行决定。在这么热闹的大街上,一定有不少人对这件作品有所反应,我猜想着。出乎意外的是:“完全没有,他们似乎对我的作品无动于衷。”贝基纳感叹地说。

贝基纳是代表马耳他参加今天威尼斯双年展的19位艺术家之一。在久违17年之后,马耳他决定重新参加这个艺术嘉年华。马耳他是2017年上半年(从1月1日直到6月30日)的欧盟主席,瓦莱塔还是明年的欧洲文化之都,为了迎接这个双喜,参加了今年的威尼斯双年展,还在年度预算中特别为艺术与文化拨款5250万欧元,比前年多出39%。这个国家只有43万人口,平均每人获益122欧元。对一个艺术与建筑都停留在16、17世纪巴洛克时代的国家,马耳他专属的“文艺复兴”终于在21世纪诞生。全国大兴土木,聘请意大利建筑师任左•皮亚诺(Renzo Piano)为面积只有0.8 平方公里,而且500年来一直维持了军事堡垒形象的首都增添新面貌,让城门更加开放,还让国会大厦的石灰岩外墙看起来像是新春的嫩叶在微风中摆动。虽然国际上对这些新建筑褒奖有嘉,但是习惯古老形象的市民却意见不一,甚至严厉抨击皮亚诺修复的歌剧院。再加上马耳他仍然是政教合一,教堂甚至在一年前还有审核并取缔艺术文化的权力,当代艺术在此发展所面临的阻力可想而知,市民们对贝基纳的公共艺术无动于衷是意料中的事。

不过,这个国家推动当代艺术与文化的野心相当坚定,马耳他第一所当代艺术中心MUZA即将在2018年完成。为了提倡本土艺术与文化,政府不但结合马耳他艺术委员会(简称ACM)、创意基金会、瓦莱塔基金会、欧盟基金等来充当马耳他音乐家、艺术家、演员的经纪人,推动他们的事业,还为ACM拨款一千万欧元,让他们在国际上推动马耳他当代艺术。参加国际艺术圈最重要的威尼斯双年展,自然是向全世界公布马耳他当代艺术最佳的平台。

像威尼斯一样,瓦莱塔的外观像是一个停留在历史中的古城,具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所颁发的世界文化遗产身份。但不像以观光业维生的威尼斯,瓦莱塔有自己的国会、证券交易所。马耳他政府当然非常欢迎观光事业所带来的外汇收入,但也相当努力不让观光成为马耳他唯一的代名词。由于全国只有43万人口,马耳他鼓励投资移民,并且为推动艺术文化事业,鼓励企业机构赞助文化项目,赞助的费用可以抵高达150%的税金(最高上线5万欧元)。从年头到年尾,艺术文化活动毫不间断,从传统的嘉年华会到露天的爵士音乐节,还有长达数月、村落与村落互相竞争的烟火盛会。如果你在7、8月到马耳他,航班会临时迁移航线,不过不要担心,因为那是为了避开满天的烟火。

马耳他群岛离西西里岛93公里,离非洲288公里,拥有漫长的海岸线、温和的气候和安全稳定的社会。除了充满历史建筑与文化遗产的首都瓦莱塔,夜生活的总部圣朱利安海滩(St Julian)离首都不到20分钟的车程,而搭乘25分钟的渡轮就会到自然淳朴的戈佐岛(Gozo Island)。这个度假天堂不仅仅有古迹、阳光、海滩与娱乐,从现在起,还有本土的当代艺术与文化,让国际见识21世纪的马耳他。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责编邮箱:shirley.xue@ftchinese.com)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