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民主化

做空全球“民主市场”

卢斯:伊拉克战争败坏了民主的声誉。此后作为“民主样板”的美国,又连续选出了两位摒弃推广民主信条的总统。

每次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赞美一位独裁者,华盛顿就会失去冷静。无论他称赞的是朝鲜独裁者金正恩(Kim Jong Un),菲律宾强人罗德里戈•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土耳其的半独裁者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还是俄罗斯的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特朗普找到了激怒美国那些全球主义者的绝佳方式。这种做法次次奏效。夸一夸某个恶棍,然后坐看所有人气得口沫横飞。从共和党的新保守主义者到自由派的人道主义者,喧闹不分党派。预计特朗普只要活着就会一直这么做。

但他不是第一个这样做的。将特朗普与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放在一起比较可能有些冒险。人们很难找到两个像特朗普和奥巴马的支持者这样对骂如此凶猛的阵营。然而,他们二人有一个共性:都不喜欢输出民主。两位领导人都反对2003年以美国为首的盟军入侵伊拉克。特朗普是在盟军入侵之后很久才表示了反对意见。但这只是细节问题。他攻击布什家族为了寻求中东民主而牺牲美国民众的性命,由此为共和党赢得了新选民。奥巴马持相同态度。美国公众逐渐对民主传播失去兴趣,这让两人获得了选举优势。

美国选出了不只一位、而是连续两位摒弃推广民主信条的总统,这是美国自上世纪40年代崛起为全球强国以来的首次。二人的动机有天壤之别。奥巴马是对美国在海外灌输民主理念的能力感到十分矛盾。他一般是通过美国在伊拉克的失败来渗透自己的观点。

奥巴马曾连续5年提议削减全国民主基金会(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的支出,该机构为其他国家进行自由公平选举提供后勤保障。而不寻常的是,每一次,共和党控制下的国会都选择了增加支出。2009年伊朗“绿色革命”的反政府抗议者们感受到了奥巴马的矛盾,他们未能说服华盛顿提供支持。而那场始于突尼斯、注定失败的中东骚乱期间,整个地区的抗议者同样未能得到奥巴马的支持。奥巴马的漠然是他对支持民主革命的利弊进行了深入研究的结果。他扮演了全球民主的“哈姆莱特”。

其他国家纷纷效尤。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发布的年度指标显示,在奥巴马执政的每一年里,被评为“不太自由”的国家数量都超过了那些“更为自由”的国家数量。去年,全球自由度连续第11年下降。这种趋势蔓延至全球各个地区。泰国、委内瑞拉和博茨瓦纳等国家纷纷从民主体制转向了独裁体制。匈牙利和波兰等民主国家则滑入了半民主国家。经过了30年的快速扩张之后,民主在全球范围内走向衰退。问题是它是否会变为一场民主萧条。

如果说奥巴马是哈姆莱特,那么特朗普就是李尔王。他不关心其他国家是否是民主国家。一些人会辩称,特朗普对美国国内的民主体制同样抱有敌意。此外,特朗普显然十分钦佩(往往是羡慕)那些外国强人们。在大选期间,他先后赞扬了萨达姆•侯赛因(Saddam Hussein)、穆阿迈尔•卡扎菲(Muammer Gaddafi)、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甚至还有贝尼托•墨索里尼(Benito Mussolini)。他曾在Twitter上引用过墨索里尼的名言:“宁当狮子活一天,不做绵羊活百年。”

但与特朗普就任总统后的一些言论相比,上述言行实在不值一提。特朗普上周曾表示,他将“很荣幸”与朝鲜独裁者会晤,他认为后者“非常聪明”。他还对埃及、土耳其、俄罗斯和菲律宾的独裁者表达过类似的赞美。倘若马琳•勒庞(Marine Le Pen)能赢得法国大选(虽然这不太可能),特朗普肯定也会是首批祝贺者之一。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