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生活时尚

石家庄买房记

白天:我迄今单次挣到的最大一笔钱,来源于搭上了09年房地产低迷期的末班车。但展望未来,依然迷茫。

说来惭愧,到目前为止,我单次收益挣到的最大一笔钱,来源于当年欠银行一屁股的债。是的,我是2009年房地产市场小小的低迷期的末班车乘客。

2006年,准备结婚的闺蜜交了一万的定金,以单价2880元买了一处没挖坑的商品房。俩人对背负的15万贷款惴惴不安,生怕还不上。毕竟,这是第一次和银行签订卖身契。

这个房价在当时的石家庄属于中等偏上。我还记得我们几个站在满是泥泞的那块地上,看着还不知道在什么位置的房,又兴奋又忐忑。

那时的我和一群刚毕业的青年,在合租房里,轮流做饭,唱歌打牌,一个月只要分摊二百多块钱,欢乐得什么都不想。

2007年,合租房的租客们陆续搬走了,有的去和男女朋友同住,有的回家当公务员,剩下的两个人继续维持着合租,每个月的分摊达到了400元。

也是这一年,石家庄一处有重点小学入驻的楼盘开盘前夜,售楼部排起了200多人的长队,还有的带着被子扎起了帐篷,媒体蜂拥而至,毕竟这是石家庄楼市第一次疯狂。

我的一位同事在混乱的开盘当天,抢到了一套90平的两居室,均价4000块。写这篇文章时,刚从当地的房产网站看了看这个小区目前的均价,11500块,9年,几乎翻了三番。

2008年,石家庄这个以城中村多著称的城市,开始了大规模的拆迁重建,官方表述是“三年大变样”,一处拆迁改造的高端楼盘开盘价4500块,身边的人都说,卖这么贵,看它(开发商)卖给谁。

最后,这个楼盘也卖完了。

2008年底,租客们终于走光,我一个人要为小两居(石家庄很少有一居室)支付800块的租金,而房东又有了涨钱的意向。

我那些去北京发展的男同学们,在班级群里都语气坚定地相信,奥运会结束,房价一定会暴跌,其中一位和我关系不错的哥们,手里一直攥着老爹给的20万娶媳妇儿的活动基金,股市不敢入,买房有点少,但是买到当时的大兴和通州,还是能付首付买个小两居的。

这时,有专家写文章说,年轻人就该租房住,还说,房价会短时上扬,总会稳中有降。

也有文章说,炒房团带着一麻袋一麻袋的现金南下北上,房价会和定海神针一样坚挺不降。各种声音此起彼伏,可惜谁也不是神仙,没长着前后眼。

2009年初,房东确定要涨到950块一个月,我闺蜜的月供为每个月998块。

在父母的赞助下,赶在合同到期前,我们买了一套二手房。签完合同搬完家是2009年4月,从6月开始,我刚入手的小区房价就有了上扬的迹象。

虽然,我每个月要支付好心借我钱的银行1100块,但是再也不用搬家了。如果有一天想卖,亏掉的也只是利息,总比交房租少。这是当时买房的单纯想法。

住了6年后,2015年准备搬离这套房子时,到中介初步一打听,吓了一跳,我的投资暴涨了一倍。

而我闺蜜的房子已经涨了将近4倍,毫不夸张的说,身边所有买房的人都赚了。

有人笑就有人哭,2009年买房时,我一个同事也动了心,之所以没买,手里钱不多是一个因素,左看右看总也下不定决心,这几年支付的房租也得有几万了,2013年出手买了一套回迁小区的毛坯房,单价已经6700块,然而她手里为买房准备的存款并没有增加几毛。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