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艺述东西

中国当代艺术中心会是上海吗?

马继东:虽然北京有天然优势,但过去几年,上海在艺博会、美术馆、展览和新藏家上都更胜一筹。

记得三年前,我到上海参加一场新兴的当代艺术博览会,在一个常规展览日,我在朋友圈发了一句感慨:上海极有可能成为中国的当代艺术中心城市。

与通常圈内人士云集的VIP预展不同,印象最深的是上海普通观众对于当代艺术的那份包容、接纳甚至是热忱,遇到感兴趣的作品他们往往会主动询价,若碰巧艺术家在场,不少人也会主动上前交流,面对国外画廊和艺术家也是如此,落落大方,中英文交错,热络的现场气氛,让人有种置身于香港巴塞尔艺术展的错觉。

这条朋友圈发出后,有位北京的画廊老板留言表示认同,并称这是大势所趋。如今,这位主推青年艺术家的老板已将他的画廊分号扎扎实实地开在了上海西岸。

事实上,当时的感慨,并不止于一场博览会观感。就在同一年,2014年的年初,日本当代艺术家草间弥生在上海推出的个展,已经彻底引燃了这座国际化时尚都市对于当代艺术蛰伏许久的热情。尽管门票定价50元,但上海当代艺术馆入口的长龙每天都在上演,从2013年12月到2014年3月,短短三四个月里,有超过30万上海市民自掏腰包前往,排队盛况有如追梦一般——以当代艺术在中国的普及程度和影响力而言,单场个展仅门票收入就突破1500万元,这样的数字着实难以想象,也让人看到了上海吸纳当代艺术的惊人潜力。

此外,2014年的上海还诞生了K11的莫奈特展,龙美术馆在西岸的首秀,西岸艺博会的创立,等等标志性艺术事件——艺术体验中心、私人美术馆和艺术博览会在上海的全面崛起,背后所透露的信息,则是民营资本对于艺术领域的全面介入,以及当地政府对于文化创意产业发展所持的鼓励态度。

之所以重新审视中国当代艺术中心归属的话题,缘起今年“五一”小长假期间,“艺术北京”在艺术圈内所引发的热议。讨论焦点在于这一运营了12年之久的大型艺术博览会,在2017年将“经典艺术”和“当代艺术”两个单元合并至同一展馆,占据两个展馆空间的则是渐呈主角之势的“设计北京”单元。积极的声音大多来自年轻化的艺术品代理商、艺术品电商和文创设计机构负责人,普遍认为高价作品遇冷是市场洗牌和观望所致,反之价格适中的作品交易活跃,让他们对大众艺术消费市场的进一步升级更加充满期待。批评的声音中,一位独立市场观察人士的言论颇具代表性,他在参观完VIP开幕展览之后,发文抨击“这届艺博会似乎完全放弃了筛选好画廊、筛选好作品的权力”,言辞犀利,文末还附上几十家在2015年和2016年分别宣布不再参加“艺术北京”的重要画廊名单,推导出的结论是“北京将艺博会这块蛋糕拱手让给了上海”。(穿插一句与辩题无关的话,我自己参观“艺术北京”是在5月2日,闭幕当天中午,作为收假后的第一个工作日,现场的观众数量还是比较可观的,尤其是两个设计展馆,起码看到了很多活跃的新面孔。)

当围绕一场艺博会的讨论,上升到北京和上海这两座城市当代艺术布局的话题高度时,人们不禁会问:中国当代艺术中心是北京还是上海?我想,或许可以通过内地艺术品市场的近年交易数据和市场份额,以及当代艺术品市场的行业特殊性进行初步梳理。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