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一带一路

马来西亚朝野对“一带一路”为何态度迥异?

张淼:在当今的马来西亚,中资大量涌入的惊喜过后,对中国投资的质疑,似乎有逐渐成为主流声音的趋势。

在当今的马来西亚,中资大量涌入的惊喜过后,质疑更像是一场无法摆脱的宿命。在马来西亚的选举政治中,在反对党的推波助澜下,在中小企业受中资强大挤压的窘境中,对中国投资的质疑,似乎有逐渐成为主流声音的趋势。

3月的一项统计显示,过去三年中企对马房地产投资超过21亿美元,超越新加坡,成为马国房地产最大的投资国。中国商务部数字显示,2016年前九个月,中国对马直接投资已经突破5亿美元,再创历史新高。

马来西亚地处东南亚战略要冲,文化东西交融,宗教和谐相处。同时,这里还生活着700多万与中国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华裔。在中国的语境下,马来西亚既是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节点国家,又是进入东盟及伊斯兰世界的桥头堡,在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中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

然而,中资也在马来西亚备受质疑,这看似无法摆脱的“宿命”,其实有着极其深刻的外部因素和内在逻辑。

2016年,全球经济动荡引发了马来西亚国内政治经济危机。是年,马来西亚社会遭遇石油价格走低、消费税抑制国内消费、林吉特持续贬值等多重压力,加上“一马公司”丑闻曝光,使得总理纳吉布带领的执政联盟危机重重、步履维艰。面对国内疲软的经济、反对党不断的批判以及选举压力,加大吸引外资成为执政党脱身困境的“救命稻草”。

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加上马来西亚独特的种族政治环境的催化,就像一出远未完美的大戏,登上舞台中央的中资,在聚光灯下收获掌声和喝彩的同时,也必然收获奚落、嘲笑甚至质疑。

虽然在一定程度上,马来西亚还被种族政治所左右,但近些年来在对中资的态度上,马来西亚执政党联盟——马来西亚国民阵线(简称国阵),以及其当家大党——以马来人为主体的马来民族统一机构(巫统),对中资来马基本上持欢迎态度。

1974年,在现任总理纳吉布的父亲(马来西亚第二任总理)敦拉萨带领下,马来西亚成为东盟成立后第一个同中国大陆建交的国家。正是怀着这种“子承父志”的个人情结,与中国交好成为贯穿纳吉布执政生涯的主轴。同时,在美国对纳吉布就“一马公司”调查不断施压的背景下,一直被认为在中美之间寻求平衡的纳吉布政府,同中国的关系自然是不断升温,两国关系在2013年被成功升级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

值得玩味的是,在纳吉布被一马公司丑闻缠身之际,中国正在加大对马投资力度,对于一马公司重大资产——“大马城”和Edra能源的重金收购,自然也在很大程度上缓解了一马公司的债务危机,以及纳吉布本人的政治压力。虽然中国政府在之后多次声明,收购纯属商业行为,但作为央企的中铁建在南海危机升温及“一马公司”丑闻不断发酵的当下伸出援手,背后的政治考量也显而易见。

在执政联盟内,由最大成员党巫统带头定下的“马中友好”的调子,加上作为华基政党的马华公会的协调和穿针引线、全力配合,马来西亚整个执政联盟对于中国“一带一路”的看法普遍乐观。但需警惕的是,马华公会与中国共产党的高调互动,有可能会在种族情绪微妙的马来西亚引发非华裔(特别是巫裔)民众对自身优势地位以及文化保护的担忧,甚至有可能演变成种族课题。同时,中国同马华公会的亲密党交,因为对个别外交细节的处理方式问题(如 “没马华党华人缺少发言权”等言论),被部分人士过度解读为,中国在联合执政党对在野党进行打压,从而形成了“干涉别国内政”的误解。这些偶然性事件必然会被反对党炒作,从而形成中国投资背后另有政治议程的不实论断。加上马来西亚很多中小型企业感受到了中资进入马来西亚造成的“挤出效应”,马华公会大力推动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可能会成为一柄“双刃剑”,对其本身选情带来挑战,也有可能波及到整个国阵。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