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亚洲基建和贸易

走出楼市崩盘阴影的北海市

90年代初北海一度发展迅猛,但很快遭遇了楼市崩盘。在金融危机后政府主导的巨额贷款助力下,这个广西城市迎来复苏。

杨壁山(音译)住在一栋高层建筑的顶层,从他家可以俯瞰北海这座港口城市,看到城市规划者们的成果。北海的高层建筑井然有序;一条主干道向着远处的山脉伸展,连通北海市和广西境内其他地区及其他沿海港口。

北海的城市化始于上世纪90年代初,当时北海一度发展迅猛,但很快就遭遇了一场楼市崩盘。而如今北海经历着又一次繁荣,这次的复苏是由金融危机后政府主导的巨额贷款带来的。

杨壁山的出生地距离北海市有1000多公里远,他于上世纪90年代来到北海。这些年他雇用过3000多名农民工,他们大多原本在他的老家泸州一带种田,而泸州位于中国内陆的四川省。他们来到他的公司——一家叫做北海市现代建筑的公司——打工。“他们很多人现在都成了北海人,”杨壁山说。

与中国众多沿海城市类似,北海市的人口也因内地农村移民的涌入而膨胀。根据数据服务提供商万得资讯(Wind Information)的估算,过去20年,北海市的人口涨幅超过了27%,达到170万。按照中国的标准(北京市有2100万人口),北海仍旧是个小城市。

1984年,中国将北海等14个城市列为沿海开放城市——其中位于西南部的只有北海市——北海由此迎来第一波迅猛增长。杨壁山说,值得庆幸的是,上世纪90年代的地方官员们注重长期结构性发展。当地的基建热潮使北海的城市化得以迅速实现,也令杨壁山的建筑事业大获成功。

“中国的城市在基础设施建设上的差异很大。这在很大程度上归因于市政府,因为城市的基建是由地方决定的,”大岳咨询公司(Dayue Consulting)的总经理金永祥这样解释,大岳咨询是一家为中国中央和地方政府在基建项目上提供咨询服务的企业。

随后楼市的崩盘也在这座城市留下了印记。许多街道至今仍有很多没有窗户、霉迹斑斑的房子,这些老房子突兀地耸立在外型光鲜的高层建筑之间。当地人将这些废弃的房屋称为“93年的房子”,1993年北海的经济跌到了谷底。

那次经济周期过后,当地政府致力于扶持地方产业。2001年北海工业园区(Beihai Industrial Park)建成,主要发展电子产品,只是不像深圳等其他港口城市那么成功,深圳与台湾、日本和韩国建立了良好的供应链关系。北海政府在2007年建立了铁山港工业园(Tieshangang Industrial Park),集中发展重工业和石化工业。

然而北海命运真正转变,是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来袭之际。齐纳百思(China Policy)是北京一家智库,其首席分析师王欣玲称,中国政府迅速做出反应:“由于出口贸易受到全球金融危机的威胁,政府加大了投资力度——而这些资金被用于基础设施建设。”

北海成为受益于中国政府充足、且往往过度的国有银行贷款的地区之一。2008年中期,国家开发银行(China Development Bank)向广西政府发放贷款1100亿人民币(合160亿美元)。官方媒体称,仅当年的基建投资就用掉了其中的180亿人民币。

本世纪前十年间,用于道路等项目上的基建支出为建筑行业创造了更多的就业机会,由此吸引务工人员——如杨壁山手下的3000多名农民工——来到北海,反之又促成了北海当地住房市场的繁荣。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