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美国经济

特朗普寻觅美国特色的产业政策

福鲁哈尔:一位共和党商人总统试图通过政府主导的产业政策来提振美国经济,这个构想充满矛盾和可能性。

在美国,产业政策是一个禁忌话题。它让人联想起的画面是苏联式的计划经济,或者政府指定的企业赢家和输家,这类做法传统上会引起美国保守派以及许多自由派人士的恐惧。

这种情况或许正在发生改变,因为一群实业首席执行官们——如陶氏化学(Dow Chemical)的利伟诚(Andrew Liveris)、IBM的罗睿兰(Ginni Rometty)以及通用电气(GE)的杰夫•伊梅尔特(Jeff Immelt)——正在鼓励特朗普政府制定一项现代化的政策,系统化地覆盖教育者、就业创造者、监管者、消费者和工作者。通过与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合作,这些首席执行官们正在很多事情上出谋划策——从如何重塑教育以培养21世纪的劳动力,到哪些规定应被推翻以释放“动物精神”。

利伟诚表示,目标是深远的:把美国经济从主要基于消费和较低廉价格,转向更接近德国的模式:拥有更多职业培训计划,更多高技能、高收入的工人,生产更多高档出口产品。

“自由市场和较低廉价格的代价从未被真正向美国人民说明,”利伟诚说。他指出,在美国自2008年以来流失的所有工作岗位中,20%是技术性岗位。他说,让这些工作回归美国的唯一方式,是开始更像其他大型经济体那样行事,让政府与私营部门更加紧密地合作。

对于一个拥有很多支持自由放任政策的内阁成员的共和党总统而言,这样做似乎背道而驰。然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特朗普的偶像——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上世纪80年代曾试图出台产业政策,以回应在他眼里美国在一个更加全球化的世界中竞争力下滑。里根批准了一项被称为“苏格拉底项目”(Project Socrates)的倡议,研究补贴、政府研发信贷、非关税壁垒以及政府机构收集的产业情报如何帮助其他国家在战略行业获得市场份额,以便在美国实施一些相同的战略。

里根的继任者乔治•HW•布什(George HW Bush)否决了这一倡议,相比里根,老布什是一名更加信奉自由放任的全球主义者。但这件事表明,即使最富盛名的美国保守派都曾对政府操纵经济持开放态度。

利伟诚表示,特朗普政府在放松管制和教育改革方面看似漫不经心的努力,加上给予制造业“美国优先”激励措施的大量言论,正在罗斯的领导下越来越接近一套像样的战略。到目前为止,特朗普政府的主要精力集中在放宽监管本身,声称奥巴马政府时期通过的最大600项法规已至少让美国企业损失了7430亿美元。

虽然零打碎敲地废止这些法规可能会节省企业的资金,但这样做不太可能改变根本的增长格局。与更大的区域经济发展战略配合的选择性放宽监管可能是另外一回事。例如,推翻美国国家环境保护局(EPA)的规定,为增加墨西哥湾地区的炼油产能打开绿灯,可以作为第一步,向锈带制造商输送更多国产能源,让这些制造商雇用在联邦政府资助的社区大学(教学大纲由当地企业参与决定)受过先进制造培训的工人。

无论你是否相信这一幕会出现,它都充满了讽刺意味。首先,这其中大部分都是直接照搬奥巴马政府的策略。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总统的国家经济委员会(National Economic Council)主席吉恩•斯珀林(Gene Sperling),多年来一直在推动区域经济一体化和劳动力再培训(只是缺少废除环保法规)。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