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现金贷

以高利率否定现金贷是共输行为

蔡凯龙:以高利率否定现金贷,最后的结局是民众、现金贷和监管三方都是输家,而高利贷者或许会为监管这一举措拍手叫好。

最近一段时间,现金贷被推向了风口浪尖,承受重压。4月10日,中国银监会《关于银行业风险防控工作的指导意见》剑指现金贷业务,使之成为众矢之的。主流媒体和舆论一边倒地对其批判,主要理由集中在:现金贷利率过高,为变相高利贷。这种以利率高否定现金贷的理由,细究下实则站不住脚。

利息才是关键,而不是利率

很多批评人士混淆利率和利息的概念,因此得出错误的看法。溯本求源,我们一起了解什么是利率和利息?

利率,通俗讲就是钱的价格。商品有价格,比如一斤苹果10元。借钱也有价格,比如银行借款年化利率6%。但是,利率只是计算借钱成本要素之一。真正的总借钱成本即利息支出,是由借款额度、借款周期和利率共同决定的。比如买2斤苹果最后支出20元的总成本。向银行借2万2年,利息支付总额是2400元(2万x2年x6%)。

由于借款周期长短不一,不方便比较,因此金融行业约定俗成,在其他因素不变的情况下,把不同时间单位利率转化为年化利率,易于比较。

但是很多人忽略了年化利率转换的前提条件:“在其他因素不变的情况下”,简单粗暴地把市场上大多数现金贷的日综合利率转化为年化利率。据此得出70%-150%年化利率,比银行借款利率高几十倍以上,因此给现金贷冠上“变相高利贷”而予以否定。然而,现金贷与其他普通贷款相比差别巨大,使用年化利率比较的前提条件不存在了,生搬硬套转化为年化利率只能以偏概全,只看到表面现象,忽略了本质。

什么才是本质?支出总成本才是核心,价格往往是表面现象。人们日常生活看中的是总支出,比如钻石和同样是碳元素组成的煤矿,但是钻石只用克拉计价,煤则用吨为单位。从来没有人把钻石价格转化为以吨,算出天价对比煤,得出钻石价格畸高从而不买的结论。因为小小钻石足够用,人们有能力支付以克拉计价的钻石,

同样的道理,利率是表象,利息支出才是消费者最关心的。现金贷放款额额度小,周期极短,因此借款用户的真正总成本没有利率体现出来这样畸高。据统计,现金贷平均借款额度在3000元,时间在7到30天,以年化利率100%计算,用户借3000元在14天只需要支付115元的总利息成本(3000x14x100%/365 )。现金贷市场快速增长的事实证明,民众对这样小额短期,虽然利率高但利息不高的金融产品是很欢迎的。

现金贷的成本

因为现金贷被冠上“变相高利贷”的恶名,因此外界默认,现金贷就是暴利行业,理由貌似简单:银行6%的年化利率都能躺着赚钱,现金贷则几十倍高于银行年化利率。其实不然,银行的放贷业务与现金贷在放贷对象和放贷规模不同,造成成本上差别极大。如下图所示,现金贷获取每一个客户完成每单交易的成本类别,和银行放贷一样,主要由可变成本和固定成本组成。

可变成本包括资金成本和坏账损失,两类成本会根据借款金额和时间长度而变化。而获客、征信和运营成本属于固定成本,为获取和服务一个客户,这些成本是固定支出不会因为借款金额和时间变动。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