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乐尚街

中国艺术品海外回流的新现象

方翔:早年中国艺术品海外回流的多是藏家后代不经意间的出售。现在回流的则多是已被市场关注的拍品。

在今年中国嘉德春拍中,有一件《南宋四朝宸翰》书法手卷格外引人注目。不仅是因为这件拍品是集南宋前四位皇帝高宗、孝宗、光宗、宁宗御书诗为一卷。更为重要的是,这件拍品曾经出现在2012年纽约苏富比的亚洲艺术周上,当时估价75万至100万美元,最终以568.25万美元成交,成为了当年纽约亚洲艺术周书画拍卖的最高价,因而其再次出现在拍卖市场上,被视为中国艺术品海外回流进入“2.0时代“的一个重要标志。

中国艺术品进入海外市场,最早可以推到明朝。特别是在第一次鸦片战争之后,中国艺术品的流失更加明显。随着中国国力不断强大,不少中国藏家开始到海外寻找艺术品的踪影。

早年的中国艺术品海外回流,可以发现许多艺术品都不是来自于权威的收藏家,更多是后代在不经意间的出售。像几年前香港苏富比春拍露面的徐悲鸿的《松》,就是来自于一位当年在华的外交官。这幅《松》的绘画表现形式是非常少见的,如果不是曾经在1968年英国驻京代办处举行的《近现代中国书画展》展出过的话,几乎很少人能够将其视为徐悲鸿画的。而这位藏家的另外一幅作品也出现在香港苏富比的春拍中,这幅作品的标签显示,是在1958年中国文物商店以450元人民币购买,这在当年应该也算是一笔非常贵的费用了。

从2000年开始,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和书画市场的升温,中国国内与海外书画价格发生逆转,商家发现国外价格低于国内市场,因此,大量书画乃至篆刻作品开始从国外尤其是日本、新加坡等海外市场回流。2007年11月,伦敦苏富比拍卖公司在伦敦举办了一场中国书画拍卖会——“木扉堂”藏书画专场。“木扉堂”是中国考古学家郑德坤的室名,因其在剑桥大学任教时家中的一扇木门而得名。从拍卖行推出的拍品来看,大多数为小幅的古代书画作品,作品年代从中国的北宋时代一直到近现代各个时期均有涉及,而作品的成交价位也多处在几十万元至一、二百万元的价位区间,但是这批书画之后出现在国内的拍卖市场上,像2008年中国嘉德拍卖会上估价680万至880万元的萧云从《青山高隐图》手卷,最终成交价达到6720万元,其最早是木扉堂主人郑德坤的旧藏,在2007年伦敦专场拍卖会上的成交价不到300万元。

从市场规律来看,当供给大于需求的时候,就会造成整个市场的供需不平衡,并且会影响到市场,而且从书画市场的情况来看,许多海外回流拍品的质量参差不齐,很容易对于书画市场造成冲击,即使拍品本身真假没有问题,但随着市场存量越来越多,许多原先的一些书画藏品的价值也会受到影响。在这种情况下,中国艺术品海外回流进入2.0时代。而“2.0时代”的最大特征就是许多拍品当年在海外就已经被关注,而随着时代的推移,市场对于其认识会有更加深入的变化,其中的代表就是创下2016年度全球中国艺术品成交纪录的任仁发《五王醉归图》。

此次拍得天价的《五王醉归图》曾在2009年以4658万港元拍出,而当时《五王醉归图》就已是一件天价作品了。《五王醉归图卷》历经元、明、清三代朝廷官员和文物鉴赏家的递藏,清代中期被收入宫中,乾隆、嘉庆、宣统皇帝都在画上盖了收藏印,并登记在皇宫书画著录《石渠宝笈》中。

据业内人士介绍,《南宋四朝宸翰》书法手卷在有邻馆有著录,并在上世纪二十年代在日本曾经展览过,徐邦达在《古书画伪讹考辨》中也对于这件作品有过记载,因而此次再次出现在拍卖市场上格外受到关注。

在“1.0时代”,藏家利用信息不对称或地域差价的方式以低价在海外市场买东西,再送回中国卖高价。但是在移动终端已经无孔不入、拍卖行情价格随时用手指就能查询的今天,所谓捡漏的前提已经不复存在。中国国内拍卖业与国际不仅仅是接轨,而已经是同步了。因而在“2.0时代”,回流艺术品的价值定位更多地是取决于眼光、经验、知识和财力。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责编邮箱:shirley.xue@ftchinese.com)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