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朝鲜

再论朝鲜的命运

邓聿文:无论是打开国门、改革开放,还是和世界上某个强权紧密绑在一起,靠其输血,对朝鲜而言都是不可能的。

中国前外交官傅莹女士前不久撰文谈及朝鲜的三种前景,其中之一是朝鲜的短期崩溃。虽然傅莹的答案是否定的,但这是中国外交高官首次公开触及此敏感话题,所以具有某种程度的突破性。

我从去年开始就公开主张朝鲜的崩溃,为此写过几篇文章。在历经今年的朝核危机后,更坚信此一看法。我知道许多人不同意,包括中国的外交当局还没有彻底放弃劝说朝鲜回到六方会谈谈判桌来的努力,在此我不想争论。朝鲜是崩溃也好,不崩溃也罢,不依赖你我的看法和意志,而是取决于它自身的发展逻辑。换言之,朝鲜这种体制是否具有可持续性,如果具有,则不会崩溃,否则,崩溃无疑。

谈到朝鲜体制的可持续性问题,反崩溃论者会认为,朝鲜的极权体制已经运行了近70年之久,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的那场大饥荒虽然让朝鲜付出了死亡200多万人的代价,但也没有把朝鲜击溃。现在朝鲜已经从这场灾荒中恢复了过来,虽然仍无法完全解决温饱问题,但经济正在缓慢发展,达到了正常增长的水平,总体发展形势不错。金正恩已经掌控了大权,朝鲜国内稳定,短期内看不到崩溃迹象。傅莹的文章就持此种观点。

确实,朝鲜民族是个很坚强的民族,上世纪的大饥荒饿死200多万人,几乎占朝鲜人口的1/10,换做其他一些国家,或许早就垮了。自去年开始,又经历联合国最严厉的制裁,经济还在缓步发展,所以反崩溃论者指责崩溃论者没有看到朝鲜政权和体制的“韧性”,朝鲜从建国伊始,就是在“苦难行军”中一路走过来的,更大困难都不可能击倒这个体制,唱衰朝鲜的声音可以休矣。

然而朝鲜真的是那么“坚不可摧”?我是表示高度怀疑的。朝鲜政权走过了近70年并不意味着它还存在另一个70年。命运之神不会再给它“好运”,从中长期来看,朝鲜完全有可能因一次突然的危机或者事变而崩溃。

从未来可见的全球局势看,朝鲜体制要延续下去,可以有两种选择:一是打开国门,改革开放;二是和世界上某个强权紧密地绑在一起,靠后者输血,舍此无第三条路可走。朝鲜想在闭关锁国中靠自己的“主体精神”和自力更生实现建设“强盛大国”之梦,是不可能的。

我曾把朝鲜和中国改革开放之初做比较,阐述朝鲜不可能实行中国式的改革开放。朝鲜在经济发展中会引入某些资本主义的生产要素,但绝不会像中国那样,对世界打开国门,因为它已经丧失了中国当年改革开放的一系列内外条件和环境。

但关于这一点,还有必要从朝鲜的制度结构来进一步阐述。朝鲜是一个实行先军政治的国家,先军政治是金家祖、父两代人的政治遗产,写入宪法,从现实来看,军队在朝鲜已经成了不可动摇的支柱,是朝鲜最大的利益集团。而改革开放,必定是以削弱军队的利益为先的,客观上也一定会动摇军队的利益。无论是中国的改革还是其他转型国家的改革,都证明了这点。因此,朝鲜要打开国门,改革开放,一个前提条件就是必须处理好改革和先军政治的关系。

可金正恩敢去削弱军队的利益和地位吗?我认为不敢。一是外部的形势使得金正恩和他的执政团队不可能主动去挖军队墙角。二是他也挖不动。朝鲜2500万人口,军队就达到100多万的规模,这在世界上绝无仅有,军队的利益触角已经伸到社会的每个角落,犬牙交错,就算金正恩有心动军队,可面对这种先军政治造成的军队利益尾大不掉的格局,他必须评估动摇军队的消极后果,是否会导致军队对他的忠诚。而军队从自身的利益出发,也必定会反对改革开放。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