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亚洲股市

亚洲再通胀交易进入新阶段

陈敏兰:中国增长放缓意味着本轮周期的蜜月期或许已经过去,但是留给投资者的机会仍然可观,投资者可借机调整自己的投资组合。

继首季度极为靓丽的表现之后,中国经济已放缓至更趋常态的水平。宏观指标从优异转为寻常,对中国债务高企和监管收紧的担忧,以及近期主要大宗商品价格纷纷下跌,引发投资者对中国增长放缓波及全球经济的担忧再起。

中国作为亚洲的核心,其经济动能对于亚洲荣景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当中国GDP超越预期(比如今年第一季度)时,市场情绪高涨;而在中国增长未达预期时,市场很快会黯然神伤。

好在中国将轻松实现今年6.5%左右的增长目标。更加有利的是,即便中国经济有所放慢,亚洲并未停下复苏脚步。

中国增长势头回落

第一季度中国经济的表现让人刮目相看。所有宏观指标都优于预期,名义GDP增幅高达12%。首季度的优异表现得益于政府支持的基建投资(同比增长25%)、依然强劲的住房销售(1-3月同比增17%,2016全年增长22.4%)以及出口复苏(同比增长8.2%,去年则萎缩6.2%)。基建投资增速创下自2014年第三季度以来最高。

但过去两个月以来,中国的增长动能减缓,而且不大可能恢复强势。随着政府对新购房者的监管收紧,房地产市场到年底将会更显着降温。而由于财务成本持续攀升、对政府债务以及非标信贷渠道的监管日益严格,基建投资也在放缓。

与此同时,中国各大金融监管机构借助于经济走强之机,加强了对影子银行系统的监督管理。今年以来,有关部门已发布一系列旨在促进金融去杠杆、强化监管机构间的协调、遏制盛行于银行间债券市场的投机性借贷的禁令以及指引性文件。

这些措施有利于中国经济长期可持续发展,但也会引发短期阵痛,例如今年以来公司债券发行减少,虽然传统的银行信贷渠道并未受影响。值得注意的是,鉴于一季度奠下的基础,而且中国政府仍有充足的货币与财政工具可用于刺激经济,因此实现今年的增长目标应该不成问题。

信用风险疑虑挥之不去?

债务持续堆积、监管不断加码,是中国经济增长目标面临的主要风险。但是别忘了今年秋天中共十九大即将召开,保持经济稳定将是政府在短期内的要务之一。

最近穆迪将中国的主权信用评级从Aa3下调至A1,虽然这已广为市场预期(因为自2016年2月以来穆迪对中国信用评级展望一直是负面),但降级的时间点仍出人预料。受此影响,中资公司美元投资级债券的信用利差一度扩大,但几个小时后即收复失地。

此次信用降级对中国的整体融资成本影响有限,因中国债市几乎完全依赖国内融资。然而,这并不意味着中国不会出现信用紧缩的情况。

中国债务与GDP比率已升至260%,考虑到政府仍在依赖基建投资来保持经济增长,因此可以肯定在未来几年债务还将继续升高。许多人认为这条路不可持续,最终会导致中国金融系统崩溃。但是这个观点可谓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理由如下。

首先,中国债务几乎全部为国内投资者所持有,因此出现国际收支平衡危机的可能性很小,更何况贷款方与最脆弱的借款方都是国有企业。其次,高企的债务受到国内高储蓄率的支撑,即使包括影子银行在内,总体银行贷存比仍低于90%。第三,只关注负债端意味着忽略了一个重要事实:中国资产负债表上的资产端包含未来能带来回报的生产性资产。此外,稳健的货币政策与积极的财政政策有助于防范危机发生。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