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英国退欧

梦游般走向无序退欧的英国

沃尔夫:“不退欧”仍远远好过其他选项。但等待我们的将是一场无序退欧。保守党在很大程度上要对此负责。

特里萨•梅(Theresa May)曾许诺要赋予英国力量和稳定。但她实际带来的恰好相反。如果不是形势如此严重的话,这一幕将很好笑。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固执地认为,全世界都在嘲笑美国。对英国而言,全世界肯定真的在嘲笑自己:戴维•卡梅伦(David Cameron)就英国的欧盟成员国身份启动了一场毫无必要的公投;而其继任者梅不惜弃绝自己的政治立场也要将这条道路走下去。这个国家看起来十分荒谬。大选还增加了“达不成协议”的可能性。有人认为“达不成协议要好过达成一份糟糕的协议”,实际上达不成协议对双方来说都将是一场灾难。

此次大选的讽刺之处是,保守党42.4%的得票率是其自1983年以来的最高水平。这一比例也高于该党在几乎整个上届议会期间民调的月均支持率。出人意料的是工党挤压较小党派的能力,这些小党派的得票率跌至了1970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事实证明,长期的反叛者、工党领袖杰里米•科尔宾(Jeremy Corbyn)鼓动抗议的能力令人瞩目。

首相梅既失去了多数议席,也失去了权威。正如前财政大臣乔治•奥斯本(George Osborne)指出的,她是一具“仍在行走的女尸”。梅如今要依靠抱怨不休的民主联盟党(Democratic Unionist party)。她已浪费了触发《里斯本条约》第50条后可用时间的八分之一。她将发现即便可以就对欧盟的必要妥协达成一致、然后立法,按时完成这件事也几乎是不可能的。在这些妥协中,最重要的是支付大量资金,以及同意在英欧盟公民继续享有原有的权益。然而,除了耗费时间,再度举行大选或许也无法解决任何问题。结果可能再次出现悬浮议会。英国正处于一场大混乱之中。

右翼部分成员对欧盟成员国身份的痴迷,加上卡梅伦(可以称得上是英国历史上最糟糕的首相)的不负责任,让英国陷入了一场危机。现在达不成协议的可能性比大选前还要高,因为协议取决于接受欧盟为退欧开出的条件。经过如此无序的退欧过程,没有理由指望商品、服务贸易流动或班机往来能继续,更不用说顺畅地继续了。对退欧后的贸易进行安排,将需要两样东西:合作和准备。在“达不成协议”的情况下,这两样东西英国都不能指望从欧盟那里得到,因为欧盟将把英国视为“不法者”——一个拒绝履行义务的国家。毕竟,这正是“达不成协议”的意思。

使英国与邻国及主要贸易伙伴之间的关系沦落到如此地步,将是极其愚蠢的。但这正是退欧公投曾经、并且依然可能导致的情况。未能好好地明确替代方案是诸多缺陷之一。留欧与退欧之间没有双重选择。可能的选择存在于留欧和多种退欧方式之间。取决于与欧盟达成的协议,退欧方式有多种可能性:最大程度的“软退欧”——保留单一市场和关税同盟的永久成员国身份;最大程度的“硬退欧”——没有关于退欧后安排的协议;或是无序退欧——没有任何协议。鉴于公投结果的接近程度,假如留欧与每一种退欧选项单独对决,留欧几乎肯定会击败所有退欧选项。但最终,英国只能选择一种退欧选项。正因如此,要求在留欧与通过谈判达成一致的那种退欧方式(如果可以达成一致的话)之间再进行一次公投,具有民主正当性。遗憾的是,英国或将很难撤回其退欧申请。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