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英国

英国应该结束紧缩吗?

沃尔夫:英国公众如今已经厌倦了紧缩。但是,公众要什么就给他们什么,这样就安全了吗?

英国公众如今厌倦了紧缩。甚至政府的支持者也从杰里米•科尔宾(Jeremy Corbyn)领导的崭新的老工党(Labour)在最近大选的意外成功中推断出这一点。工党承诺比保守党高得多的支出和财政赤字。但是,公众要什么就给他们什么,这样安全吗?英国退欧(Brexit)在经济上可能给人带来失望。再加上财政不稳,似乎是非常不明智的。

英国仍将是一个开放的贸易经济体,依赖于作为投资者和工人的陌生人的信任。进一步破坏英国稳健管理的声名,以换取财政赤字和债务扩大带来的短暂快感,将是愚蠢的。不过,这也不排除在收入和支出方面做出不同选择的可能性,而这是非常合理的。

正如决议基金会(Resolution Foundation)的托尔斯滕•贝尔(Torsten Bell)指出的那样,财政紧缩也许是指赤字,也许指支出的水平和结构。政策可以通过增加收入、也可以通过减少支出来影响赤字。同时,不必改变赤字,也可以改变支出,如果收入向相同方向变化的话。

在2010年以来实施的紧缩中,一直主要通过抑制支出减少赤字。根据预算责任办公室(Office for Budget Responsibility)的预测,从2009/2010年至2021/2022年,公共部门净借款与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将下降9.2个百分点。将支出从GDP的45%降低至GDP的37.9%,对设想中的赤字降幅的贡献预计会达到80%。

2009/2010年公共部门净借款为GDP的9.9%,2016/2017年已降至GDP的2.5%。鉴于此,在2021/2022年把这一比例降低至0.7%的预测水平,很重要吗?反对进一步紧缩的理由是,赤字现在已经不大了。支持紧缩的理由是,有必要降低净债务比——上一个财年末,净债务与GDP之比为令人不安的87%,高于十年前的35%。

当债务水平很高且经济接近充分就业时,继续降低赤字是合理的。目标应该是通过降低债务比率,防范未来的任何冲击。借债进行高质量投资是值得支持的,尤其是在实际利率如此低的时候。政府在危机之后没能很快启动一项规模更大的投资计划,肯定是个错误。相反,公共部门总投资从2009/2010年占GDP的5.5%下降至去年的4%。另一方面,鉴于持续的经常项目赤字和相应的英镑脆弱性,提高公共部门储蓄(因而实现本期预算大额盈余)是可取的。总之,降低财政赤字是合理的。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需要进一步削减支出。相反,英国公众很可能希望提高公共支出相对GDP的比率。这是一个合理、可行的选项:北欧国家、荷兰和德国——支出水平均高于英国——很难说处境很差。正如财政研究所(Institute for Fiscal Studies)的卡尔•埃默森(Carl Emmerson)所指出的那样,以这一标准来衡量,工党承诺的支出水平并非不可接受。但是,增加的支出必须是高质量支出,并且通过高效和有效的税收来满足。此外,请注意,税收将很可能必须提高,以缓解人口老龄化对公共服务的影响。

目前需要的是诚实:国家可以选择增加支出。但是,如果国家想实行稳健的财政政策,这将意味着大幅加税。工党已打破了加税的禁忌。但工党也不诚实地暗示,大幅增加支出的钱可以完全让富人和腐败分子来出。然而,就连公司税也不仅仅或者主要由富人承担。此外,工党承诺的支出增加的四分之一,用于消除学生债务,同时会使大学的状况显著恶化。这是一种不负责任、倒退的福利,有利于未来的赢家。其优先次序完全错了。

所以说,紧缩应当结束吗?如果我们是指,让财政赤字保持当前水平是安全的,那么答案是否定的。如果我们是指,有可能避免进一步降低公共支出与GDP之比,那么答案是肯定的。认为英国长期对公共服务拨款不足的观点是值得尊敬的。但是,更高的支出意味着更高的税收。加税也需要妥善地找准目标和进行设计。这些增加的资金也需要妥当使用。否则的话,这一努力将造成巨大浪费。那就将变得毫无意义了。

译者/何黎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