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南中国海

中国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南海?

薛力:作为崛起大国,中国有必要跳出南海看南海,制定新的方略,服务于中国崛起为综合性世界大国的战略目标。

1.“一带一路”是本届中国政府确定的对外关系顶层设计,也是中国崛起为综合性全球大国的现实途径,体现了中国长期对外战略构想。因此,南海问题上的政治与外交应对、法律工具的使用等等应服务于上述战略构想。南海目前虽然处于相对平静期,但南海争端已经成为影响地区安全与稳定的一大因素,是美国实施“地区力量再平衡”的一大抓手,南海问题已经实质性地影响到“一带一路”(特别是海丝)建设在东盟国家(特别是东盟声索国)的落实。为此,现有的“南海方略”应该从“维权维稳之争”转向“设计多边共赢方案并主导争端解决进程”,未来几年是中国确定新的“南海方略”的时间窗口。笔者将在下一篇文章中专门论述这个问题。

2.如何协调“建立周边战略依托带”与“维护南海利益”的关系?在周边选择一些支点国家以构建战略依托带,是中国成为综合性世界大国的一个必要环节。从全球战略协作的角度,俄罗斯是支点国家;从向西开放、构建欧亚大陆桥的角度看,或许哈萨克斯坦是支点国家;从全方位合作的角度,巴基斯坦、柬埔寨、老挝是支点国家;从技术引进、产业升级的角度看,韩国可望成为支点国家;而从经济合作潜力、海丝枢纽建设、多边合作平台构建的角度看,东南亚国家无疑是重点,其中泰国、马来西亚可望成为支点国家。而东南亚国家最关心的地区安全议题就是南海争端。南海问题已经成为他们观察中国外交政策走向的一个风向标。

中国是最大的南海沿岸国家,在推进南海争端解决上的分量是其他声索方所不能比拟的。中国如果能提出一个争端解决方案,既坚持了自己的主要利益,也兼顾其他声索方的主要关切,东盟国家特别是声索国对中国的安全疑虑将明显减少,他们对域外大国的安全依赖将减少,而其他周边国家对中国的信任也将不同程度地提升。

大国在崛起的过程中引发周边国家的安全疑虑是普遍现象,在这个过程中,提升自己的吸引力是必修课。为此,需要减少它们的安全疑虑、增加它们的信任度。而2009年以来中国的南海应对,在这些方面效果并不明显,中国长期以来高度克制的一面被忽略了(如不在南沙海域开采油气、修机场,并限制陆域吹填的规模与范围),外界聚焦的是中国的维权行为,并将之形容为“assertive”。在中国台湾淡化“历史性水域”主张、越南放弃“历史性权利”主张后,中国大陆成为唯一坚持“历史性权利”的南海争端声索方,并因为对这一概念缺乏定义而在众多场合频频遭受攻击与批评。“迫使中国清晰化南海主张”已经成为美国南海战略的一大目标,并获得东盟许多国家的认可与支持。

3.全球海洋利益与南海海洋利益如何协调?中国的海外利益在快速扩展,海洋利益在急剧增加,一只强大的蓝水海军正在成型。综合性世界大国的建设离不开海洋权益的支撑。从开发与管理的角度看,陆地与海洋的最大差别在于陆地的排他性与海洋的开放性。在开放环境下,比其他国家更好地利用海洋,是海洋强国的显著标志。对海洋强国来说,无疑要谋求全球公海越大越好,并限制沿岸国对专属经济区与领海的权限。这意味着中国的海洋主张,不能仅谋求在近海实现海洋利益最大化,而要考虑在全球实现海洋利益最大化。因此,中国的海洋主张要有普适性,以便作为全球海洋管理制度的主要建设者与领导者之一,在全球实现海洋利益的最大化。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