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伦敦

伦敦格伦费尔大楼火灾后政府应对不力

人们批评起火大楼所在的肯辛顿-切尔西区的议会没有提供强有力的救灾支持和灾后沟通。

在一场致命火灾毁掉伦敦西部一栋24层的公寓楼5天之后,地方当局已遭边缘化,因为他们的救援努力被广泛批评没能为火灾受害者提供适当的支持。

一名了解紧急救援情况的人士告诉英国《金融时报》,肯辛顿-切尔西区(Kensington and Chelsea)议会将不再负责帮助格伦费尔大楼(Grenfell Tower)火灾幸存者的行动。组织紧急救援的领导团队Gold Command,现在将由一群来自全伦敦各区议会的行政长官组成,并已更名为格伦费尔火灾反应小组(Grenfell Fire Response Team)。

“现在,这个新小组领导着格伦费尔大楼火灾恢复与响应工作,”萨瑟克(Southwark)议会行政长官埃莉诺•凯利(Eleanor Kelly)于周日晚代表这个新小组发表声明称。

英国红十字会(British Red Cross)一名发言人称,作为此次大改组的一部分,该会“应当局要求”也将扩大自己在救援行动中的角色。

伦敦警察厅(Metropolitan Police)周六表示,火灾时在格伦费尔大楼里面的人中,至少58人失踪,估计已经死亡。

伦敦警察厅高级警官斯图尔特•坎迪(Stuart Cundy)提醒仍下落不明者的家属,被焚毁大楼内的状况很糟糕,影响了找回并确认尸体的行动。

周六,被批评对这场灾难反应无力的英国首相特里萨•梅(Theresa May)承认,所提供的支持“不够充分”。

同时,工党领袖杰里米•科尔宾(Jeremy Corbyn)提高调门呼吁政府采取更强力措施,包括征用空屋供因火灾而无家可归者使用。

“占有,强制购买,征用——你可以做很多事情,”他对英国独立电视台(ITV)的罗伯特•佩斯顿(Robert Peston)说。

这场灾难暴露出伦敦肯辛顿-切尔西区内的分化(这里廉价公共房屋与巨富比邻而居),并让长期由保守党人主导的该区议会受到审视。

参加了格伦费尔火灾响应行动的志愿者和社区组织者,多次对该区议会和中央政府官方支持缺位表示了失望。

几位居民和志愿者抱怨称,在该地区几乎见不到政府官员,尽管后者的说法恰好相反。

其中一名不愿具名的本地志愿者称政府的响应“糟糕透顶”,她称只有她自己奋力管理越积越多的捐赠物资——她认为这些物资足以用“30年”。

“我们是英国最富裕的区。我们坐拥将近3亿英镑。我们不能花一点钱聘请一两位应急人员吗?”她说,“在全国各区里,我们区应该是以最高标准运作的。”

肯辛顿-切尔西区议会领导人尼古拉斯•佩吉特-布朗(Nicholas Paget-Brown)反驳了外界对该区议会官员缺席救灾行动的说法,他称他们“自从上周三以来一直夜以继日地”组织支援行动。

尽管如此,就连肯辛顿-切尔西区的一些议员也表示忧心,称区议会未能协调救灾行动,也没有对他们通报情况。

自由民主党(Liberal Democrat)议员琳达•韦德(Linda Wade)表示:“沟通情况令人震惊。最初几个小时这样你可以理解,但最近几天议员没有收到任何消息。我们不知道如何通知居民。”

上周五下午,公众的愤怒爆发了,数百名抗议者占据了区议会大楼。根据肯辛顿-切尔西区议会发表的声明,这导致该大楼在周六关闭,迫使官员在其他地点办公。该声明也证实了“其他区官员也在帮忙”。

此次火灾引发了人们对英国数千栋塔楼的安全性的担忧,反对党资深政客呼吁政府采取预防措施。影子财相约翰•麦克唐奈(John McDonnell)在接受天空新闻电视台(Sky News)采访时呼吁在高层建筑里安装自动喷水灭火系统,以避免类似事件再次发生。

但财政大臣菲利普•哈蒙德(Philip Hammond)表示,只有在“适当的技术评估”推荐这么做时,政府才会考虑加装自动喷水装置。

哈蒙德称,刑事调查和公开调查将仔细审查不久前对格伦费尔大楼进行的耗资860万英镑的翻新作业是否违反了建筑条例。一些人认为此次火灾迅速蔓延的罪魁祸首是翻新中外墙包层所用的隔热材料。

译者/何黎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