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硅谷

硅谷巨擘:大到难以拆?

福鲁哈尔:美国科技巨头们掌握了太多的经济和政治实力,并到处撒钱游说。我们应考虑如何拆分它们的垄断地位。

最近硅谷出了好多热点新闻,从名誉扫地的优步(Uber)首席执行官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休假以专心打造“自我2.0”(本文发表后,卡兰尼克宣布辞职——译者注),到欧洲威胁要对谷歌(Google)处以巨额反垄断罚款,再到亚马逊(Amazon)收购高档超市——全食(Whole Foods)。还有一件大事,大型科技公司的高管们日前齐聚白宫出席一个峰会,商讨私营部门的科技公司如何帮助政府解决其面临的最大的数字科技难题。

这些首席执行官们应该会告诉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如何使用大数据、采用云计算并提高采购效率。但我们最大的科技难题并不在议程之上,那就是如何应对硅谷掌握太多的经济和政治实力的事实。

这并不奇怪。近几年来,大型科技公司已悄然成为华盛顿占据主导地位的政治游说力量,它们拿出巨额资金并施展强大的软实力,力求避免监管机构破坏其商业模式——它们的商业模式是现在私营部门中最具盈利性的。

拥有大量知识产权的公司——就像那些总部在硅谷的公司——现在控制着全球“企业蛋糕”(corporate pie)约80%的份额。

在过去几年里,它们开始在华盛顿肆意撒钱。政治回应中心(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的数据显示,互联网和电子行业用于游说联邦政府的资金在2015年合计达到创纪录的1.81亿美元,在2016年也有1.785亿美元,这让它们成为第二大的企业游说团体,仅次于大型制药企业。按单个企业投入的游说资金计算,谷歌(Google)的母公司Alphabet现在在美国排名第十。

这只是我们可以看到的情况。硅谷还向许多与自己不相关的非政府组织或者利益团体提供资金,后者投桃报李,要么直接声援,要么不去推动可能有损科技领域的议程。

仅谷歌就向逾140家此类第三方实体提供了资金,从美国图书馆协会(American Library Association)到美国残障人协会(American Association of People with Disabilities)、全国西裔媒体联盟(National Hispanic Media Coalition)和美国进步中心(Center for American Progress),它还资助了多家学术机构和媒体奖学金项目。

谷歌、Facebook以及其他主要科技公司在华盛顿和行业之间也有它们自己的“旋转门”,这些公司经常延揽穿梭于政商两界、颇具影响力的政府官员,后者则推动有利于科技业的观念,比如隐私权某种程度上是对公民自由的侵犯,或者价格是否更便宜应该是衡量是否有利于消费者的关键因素。

但人们很难确切地知道科技公司如何推动它们的立法议程,以及它们从哪里着手——例如,Alphabet在衡量企业政治责任的CPA-Zicklin最新指数中得分仅为52.9%——该公司的一位发言人表示,他们“致力于在公司业务的所有领域保持透明”,只是记录方法不一样”。相比之下,更早遭受监管审查的微软(Microsoft)以95.7%的得分高居CPA-Zicklin指数科技类的榜首。

大型科技公司想法设法避免被扣上“垄断”的帽子。这越来越难,不仅仅是因为它们明显就是拥有网络力量的自然垄断者——谷歌拥有88%的搜索广告份额,Facebook拥有77%的移动社交流量,而亚马逊拥有74%的电子书(或许很快还有零售)市场份额——而且还因为消费者自身日益对此类企业的行事方式感到不安。

正如谷歌的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本人曾经说的那样,谷歌的明确政策是“接近令人毛骨悚然的界限,但不跨过它……我们完全不需要你打字。我们知道你在哪里。我们知道你去过哪里。我们可以或多或少知道你在想什么”。

只有老天才知道它们可以从中赚钱。但我们的数据应该是它们收入流的来源吗?这是白宫和公众真正应该问的问题。这些拥有大量知识产权的公司从我们创造的数据中获得越来越多的财富。

与此同时,它们缴纳的企业税税率低于平均水平——因为很容易将知识产权的归属地放在税收最优惠的地区——而且创造的就业岗位也远少于过去的企业巨头。从这个角度看,它们的商业模式非常像是“寻租行为”。

有许多方法来解决问题。消费者可以拥有他们自己数据流的所有权。可以修改劳动法,让科技公司无法坑掉显然是全职员工的福利(政策圈子中流传的另一个有趣想法是,独立承包人应该拥有他们在工作中创造的知识产权)。不与全职工作相挂钩的“便携式”医疗和养老金,将会让新的自由职业者更易做到“始终锐意进取”,就像卡兰尼克说的那样。

最后,硅谷垄断企业应该被拆分,就像从铁路到电信再到公用事业等领域的其他所有自然垄断者之前经历的那样。这种情况不会很快发生。但这次白宫会议至少应该会提醒人们,这些科技公司不再是新贵,而是终极的政治局内人。

译者/裴伴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