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职场

打断别人说话不是错

凯拉韦:打断他人说话不仅能加快讨论进程,还会让大家都保持警觉;担心失去说话机会,会迫使你更加简明扼要。

不久前,庞德文(David Bonderman)捅了一个天大的娄子。他在谈论优步(Uber)的性别歧视文化时说漏了嘴,开了一个关于女性话太多的愚蠢玩笑。他还打断了同为优步董事的阿里安娜•赫芬顿(Arianna Huffington)的话。而且他把事实搞错了。女性并不比男性话多。

庞德文选择在那个场合开这个玩笑,表明他缺乏判断力和自制力,而且根本不明白优步陷入了什么麻烦。别无他法:这位74岁的亿万富翁意识到他不得不走。

然而,在庞德文挨批的一件事(打断赫芬顿的话)上,我站在他那一边。作为一个一生致力于打断别人说话的人,我觉得自己受到荣誉驱使,非得站出来为他、为所有地方打断别人说话的人说几句公道话。

打断他人是一种声名狼藉的行为。这被认为是粗鲁的举动,还与认为职场上的任何人在说话时都应得到尊重的烂主意相悖。而男人打断女人说话被认为是一种尤其糟糕的行为。多项研究表明,这种事情时时刻刻都在发生:男性打断女性比打断其他同性要多,而女性几乎不会打断男性。

这已经变成了一个痛点,以至于每次有知名男士被看到公开在谈话中打断女性,他就有可能遭受公众谴责。Alphabet董事长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在2015年一次直播的问答环节打断了专家小组中唯一的女性,因而受到猛轰。上周,民主党参议员卡玛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在参议院情报委员会(Senate intelligence committee)的听证会上向司法部长杰夫•塞申斯(Jeff Sessions)提问时,被多位共和党同僚打断,促使《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发文谴责这种做法。

大多数人似乎认同,解决方法是让男性停止这种行为。几个月前,为了庆祝国际妇女节,一款叫做“女性被打断”(Woman Interrupted)的应用上线了。任何下载这款应用的男性被要求重复三遍:“我再也不会打断女性说话”,之后每次违反都会被打上一个叉。然而,这不是答案。如果所有男性都被禁止打断女性同僚,那么他们非但不会更认真地去听女性说话,反而会对她们充耳不闻。

任何人——女性或男性——只要说话无聊,或者别人有更紧急的事情要说,都应该被打断。可以设想的是,在庞德文打断赫芬顿的时候,后者正在令人厌烦地喋喋不休,在那种情况下换一换说话的人可能会受到大家的欢迎。

大多数商业对话和小组讨论在很多时候都很无聊。当某人开始说话的时候,他们的谈话要点往往在头一句或者头两句时就变得很明显了,这之后其他人插进来说点更新鲜的似乎不会造成什么损害。

打断他人说话不仅能加快讨论进程,还会让大家都保持警觉;担心失去说话机会,将会迫使你更简练地说出自己的观点。

上周,我参加了一个持续两小时的会议,在场的4名女性和8名男性都没能打断别人说话。这并没有好处。貌似充满敬意的倾听只能证明没有人在乎。

不应该要求男性减少打断他人;应该要求女性更多地打断他人。很多人感觉这样的事情很难,但已经深谙此道的我可以向他们保证,这事儿并不难。只要说话的人略微停下来换口气,你就开始说话。

显然,我们需要一款应用,不是“女性被打断”,而是“女性要打断”(Woman Interrupts)。我们需要的不是每当你被男性打断的时候给你显示一个叉,而是每次女性打断男性时奖励你一个大大的勾。

有关庞德文的论点——女性是否话太多——有很多相互矛盾的证据,答案是这取决于语境。

任何曾参加董事会会议的人,或者观察过专家小组中人的行为的人,都能告诉你一点:人们感觉自身有多重要,与他们唠叨多久之间存在直接关联。由于企业生活的扭曲,大多数最自负的人依然往往是男性。

解决之道显而易见。当这种人开始滔滔不绝,其他人应该意有所指地打断他们。打断的人绝不应该因为表现粗鲁而受到惩罚。他们是在造福社会。

译者/徐行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