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全球经济

全球经济复苏仍然面临多重风险

沃尔夫:世界经济复苏所面对的最大风险并非货币政策收紧过快,也不是总需求再度疲软,而是全球合作的崩溃。

国际清算银行(BIS)是国际经济机构里停摆的时钟。BIS主张货币与财政政策紧缩,无论这么做是否合理。幸运的是,政策制定者、起码是作为BIS成员的各个央行,忽略了BIS如下显而易见的观点:世界需要一场程度还要更深、时间更长的衰退。不过现在,恰恰因为央行明智地忽略了BIS的建议,一场同步复苏终于到来。那么,在最新年度报告里,BIS这面停摆的时钟是否像危机之前那些年一样,再次显示了正确的时间?

值得回顾一下过去BIS错得有多么离谱。2010年6月——正如我们现在所知道那样,当时危机之后的创伤还远未痊愈——BIS已断言:“是时候问一问何时以及用何种方式逐步撤掉这些强力措施了”。不,当时还没到时候。当时应该做的是采取更激进措施去加快复苏、并减轻危机造成的长期创伤。当时需要的不是逐步撤掉货币与财政刺激,而是加强刺激。当前的较弱复苏在很大程度上是当时那个错误的结果。

然而,目前的情况看来不同了。正如经合组织(OECE)首席经济学家凯瑟琳•曼(Catherine Mann)所言,情况“有所好转,但还不够好”。这个总部位于巴黎的发达经济体俱乐部跟大多数预测者一样,预计今明两年全球增长会温和提速。他们一定是希望,这将是持续增长的开始,投资加强和生产率更快提升会抑制住通胀。但这仍然只是一个希望。那么,复苏将面临哪些风险?

一个明显的风险是,货币政策收紧的步伐甚至在美国也会太快,更不必提欧元区了。通胀压力仍然非常温和。就连最杞人忧天的BIS也认同,通胀重现并非重大风险。部分原因在于全球化——全球化极大地提高了竞争压力。

另一个风险是金融风险。正如BIS总经理海梅•卡鲁阿纳(Jaime Caruana)所指出的:“在一些更小的发达经济体和新兴市场经济体里,长期以来的金融繁荣已减弱,或开始掉头向下。在全球来看,债务达到创纪录的水平:2016年,(G20)经济体的非金融行业债务存量与GDP之比约为220%,较2007年高出40个百分点。”一个突出特征就是中国信贷与债务显著快速增长。

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曾说过:“唯有当潮水退去,才能看到谁在裸泳。”随着利率的升高,金融风险将会显现出来。不过,这一点上也存在着乐观的理由:跟2007年相比,核心西方金融系统的监管水平和资本状况要好得多;如有必要,中国当局能够稳定中国金融系统;除中国之外,全球范围内没有出现重大的信贷驱动的繁荣;最后,即使价值被高估的股票也许会下跌,这一点本身也不会引发信贷系统危机。如果说存在一种金融风险,这种风险可能源于公共债务,也许会在欧元区内。

不过,另一个危险是总需求再度疲软。相当令人惊讶的是,这倒是BIS确实关注的一个危险。但是,只要通胀保持温和,货币与财政政策的腾挪空间就会依然存在。当然,这也证明过早收紧货币政策是错误的。让我们首先打造强劲前进动能吧。

最终、可能也是最大的危险在于全球合作的崩溃、甚至爆发冲突。这将摧毁世界经济的稳定。所有人都依赖世界经济的稳定,愚蠢的民族主义者和保护主义者也不例外——尽管他们不知道这一点。实际上,那种情况将摧毁整个全球秩序的稳定。正如BIS所指出的,毫无疑问,“正式统计数据、随机观测和简单逻辑都表明,全球化是推动世界增长和生活水平提高的一支重要力量”。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