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美关系

阿利森:朝鲜可能把中美拖入战争泥潭

“修昔底德陷阱”理论提出者、《注定一战》作者阿利森教授在接受FT中文网专访时说,朝鲜有可能将中美拖进一场双方都不愿加入的战争。

FT中文网:您说过“历史可能重复发生,如果人们重复以前的做法”。您认为中美两国该做些什么,包括非常规手段,来避开“修昔底德陷阱”?

格雷厄姆•阿利森:首先双方要意识到,新兴国家和老牌强国的对抗是高度危险的,而且要彼此坦诚,直视其他国家把两国卷入战争的可能性。导火索可能是台湾,可能是朝鲜,可能是南海上的一次事故,都要充分考虑到。其次是,要跳脱常规做法,像成年人一样思考问题。就像李光耀所说,中美在21世纪也许可以“分享”亚洲。中国有很多国内问题要处理,美国更是如此。可以想象这两个国家像两个成年人一样坐下来思考:有哪些情况是完全不可接受的,哪些是可以搁置25到50年再做思考的,哪些则是可以做出妥协的。

有很多因素可以帮助中美避免冲突。比如核武器,它们不会突然消失;比如经济依存度,这让两国都受益;再比如气候问题。中国无法独自抵抗气候变化,美国也不能,如果两国不合作,100年后地球上的气候将导致人类无法居住。可能不是所有美国人现在都认同这一点,但这是事实,美国人最终会想明白。这样的积极因素有很多。

我在书中还提到,人们或许可以从修昔底德那里获得灵感。他记载了雅典的伟大领导者伯里克利与斯巴达签订的一个“30年和平协定”。这个协定说,让我们冻结现状30年不变,只做一些小调整,在此期间我们都着力解决本国问题,之后再看事态如何发展。任何成年人都可以想象中国告诉自己:国内有没有事情需要我们干上30年?当然有。美国人也会说:美国国内有没有事情需要我们干上30年?当然也有。

FT中文网:中美现在都有很强势的政治领导人。如果在这一代人中,中美真的陷入“修昔底德陷阱”,那么是否可以说,这两国间的对抗,最终是因为这两个男人间的对抗?

格雷厄姆•阿利森:这是个很有意思的问题。在某种程度上,习近平和特朗普分别很好地代表了一个新兴国家和一个老牌强国。在特朗普喊出“让美国再次伟大”之前,习近平早在2012年就喊出了“让中国再次伟大”,他的说法是“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新兴国家总觉得自己必将强大,比如中国会觉得,我们当然会重新强大,因为我们历史上一直都十分强大,直到被西方人打扰了。而老牌的美国目睹中国的崛起,以及其他种种让自己地位不稳的事情,肯定会想,我们必须让美国再次强大。我觉得领导人的个性会加大“修昔底德陷阱”的几率,而中美这两位领袖性格都各有鲜明特色,可能美国这位更甚一些。

FT中文网:在您研究的16个案例中,有 4例没有发生战争。我们能从这4例中学到些什么?

格雷厄姆•阿利森:每个案例都有其独特之处。最有意思的是两个。一是美国在一百多年前的崛起,那时候的它就好像现在的中国。20世纪初,美国起先是挑战、然后超越了英国。英国需要决定,是与美国开战,还是调整、适应甚至妥协。由于英国当时还需应对德国的崛起,而德国离英国更近,于是英国决定让自己去适应美国的崛起。英国人的做法很巧妙,它在对自己来说最重要的事情——比如说它的殖民地加拿大上,毫不妥协,但在其他问题上则愿意做出妥协和调整。这个过程之后,美国人发现自己的利益与英国紧密相连,一战爆发后,美国自然而然地加入了英国一方。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