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国经济

深圳创业孵化器虚火太大?

中国政府提出的构建科技实力的目标以及随之而来的政府和风投资金促使大批创业孵化器成立,很多并不成功。

一些人说,在全球最喧闹的城市之一深圳,有些地方可能显得出奇的安静,仔细听,你会听到泡沫膨胀发出的咝咝声。

“我感觉创业孵化器模式现在正出现泡沫,”柔性面板生产商柔宇(Royole)创始人刘自鸿(Bill Liu)表示,“如果你去(一些孵化器看看),你会看到大量空间空置,许多不知名的创业型企业。”该公司现在估值30亿美元,地址位于深圳一个科技园。

“我甚至不知道他们如何赚钱,”经营着食品递送创业型企业胡罗舶(Coolhobo)的卢瓦克•科贝斯(Loic Kobes)补充称,“我已经不知道创业型企业是否足够多了。”

深圳曾经是一个沉睡的渔村,如今一举成为最有能力媲美硅谷的亚洲城市,是全球科技链的第一环。苹果(Apple)和谷歌(Google)在那里生产智能手机,腾讯(Tencent)和全球最大无人机制造商大疆(DJI)的总部也位于这里,这里还有数千家试图效仿这些巨擘的创业型企业。

中国经济仍然稳健,但一些泡沫正在出现,包括在房地产和海外并购领域。在科技领域,政府提出的打造科技行业实力的目标以及利用政府东风的大量风险资本,正推高创业型企业的估值。

据中国官方媒体称,这个拥有1100万人口的城市拥有近450家创业孵化器,有8500多个创业团队入驻。

未来还会出现更多孵化器。深圳以科技业为重心的南山区计划再建设15家创业孵化器,预计总量到2020年将达到1000家。

南山云谷创新产业园(Nanshanyungu Innovation Industrial Park)运营总监张明芬表示:“现在深圳有太多的创业孵化器。”她表示,有一些孵化器只是把空间转租出去,不提供营销、法律和技术建议等创业型企业需要的服务。

深圳市政府跟随中央的脚步,通过向创业者提供补贴、税收优惠和大片办公空间,积极向该行业投入资金。

工作日的午后来到3W Coffice的门店,发现这里的桌子大部分是空的,一面屏幕循环播放着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到访时的镜头。在楼上,3W Coffice自己的创业孵化器(可容纳300人)办公空间入住率达到90%。这里位于由政府经营的深圳市软件产业基地(Shenzhen Software Industrial Base),这个基地共有28座多层高楼。

然而,3W Coffice深圳湾店运营经理张向野(Erik Zhang)表示,来自政府和风险资本家的资金让这种产业模式受到破坏。

供应过剩的担忧没有阻止全球参与者入场。增长迅速的美国共享办公空间公司WeWork在北京和上海经营多处办公空间,预计到今年年底将发展到1万个会员。但WeWork的趋势提供了有关共享办公空间行业是如何在中国发展的线索:数量增长最快的租户是员工超过500人的大公司——在截至3月的一年,这个领域的规模在全球(包括在中国)增长170%。

南山云谷创新产业园展示了租金的飞速上涨。2012年之前,由村民所有的土地以每平方米仅20至25元人民币的价格出租给服装厂;如今,这里出现了逾100家创业型企业和创业孵化器,租金飞涨至原来的3倍,达到每平方米75元。

南山云谷入住率几乎达到100%,通道两旁满是从事互联网、电商、云服务和软件业务的创业型企业。但它的成功给很多来到这里的参观者留下深刻印象,促使他们创建自己的创业孵化器。

位于深圳另一头的怡丰(Yeefung)已花费近20年时间生产智能停车设备——升降停车位和把汽车停入最紧凑车位的自动装置。

然而,在李克强总理提出的制造业升级口号的呼吁下,怡丰进军创业孵化领域,结果无功而返:在该公司培育的20个创业团队中,只有1个存活。怡丰副总裁詹凯频(Michael Zhan)耸耸肩说:“我们有办公桌、电脑,但现在3层都没有人办公了。”

他谈到了百度(Baidu)、阿里巴巴(Alibaba)和腾讯的统治地位以及它们的巨额创投基金组合。他表示:“这些大鳄有它们自己的创业孵化器,因此中小企业(发现)很难生存。”

还有一些仍经营得风生水起。微游汇首席执行官王建新表示:“科技和创业孵化器领域存在一股势头,因此如果你希望在商界取得成功,你就必须抓住这股势头……这是一个淘金的机会。”微游汇是一家部分国有的创业孵化器,已创建4年时间,拥有50个关注电商的创业团队。

译者/梁艳裳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