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中国政治

裴敏欣:中国已进入转型拐点

中国研究学者裴敏欣接受FT中文网专访,谈中国政治新秩序,以及中国在全球事务上的机遇。

59岁的裴敏欣似乎总是悲观地看中国。

担任美国加州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Claremont McKenna College)政府学教授的裴敏欣,是中国恢复高考后的第一届大学生,1980年代赴美,后取得哈佛大学政治学博士。他长期研究发展中国家转型、中美关系,中国出身,加上师承政治学大师塞缪尔•亨廷顿(Samuel P. Huntington),研究中国见解独到,让他在西方社会迅速成为当代中国研究的重要学者,相关著作更被列为重要参考之一。只不过,如果在学术圈里提起裴敏欣的研究,批评者最常点出的问题是:太悲观。

裴敏欣研究威权统治精英、研究腐败,从不讳言中国当前体制会走向长期停滞。但让批评者无法忽视的是,在每一篇研究背后,裴敏欣有强而有力的问题意识,以及充足的实证研究。

这些年,裴敏欣的身分,也不限于学术圈。他定期在国际媒体上评论时事,去年还曾跨行拿下亚洲出版业协会的最佳新闻评论奖。

趁著裴敏欣近日到香港和台北演讲,裴敏欣以敏锐的中国问题学者的身分与我们谈话。和两年前的公开照片相比,他的头发明显白了不少。在访谈里,他谈到民主发展、中国在全球治理的角色,以及最新的中国转型研究。以下是访谈内容:

新的政治秩序

FT中文网:中国的课题很多,但您长期研究的主题都聚焦在中国转型。为什么特别关心转型问题?

裴敏欣:研究生时期,我最关心的是政治发展,从1960年代开始研究,到1980年代主题延续到政权转型、民主转型。以前研究政治现代化,后来研究如何从威权政权,转换为非威权政权(不见得是民主政权)。我师从亨廷顿,他更是相关领域的权威。

理论上我关心转型议题,但实际上我关心中国的前途,因为中国就是一个转型社会,希望通过研究转型,能更深的理解中国,对中国长远发展有一个基本判断。

FT中文网:回头看中国近年的发展,有什么关键变化,与您关心的中国转型课题相关?

裴敏欣:首先,我们该怎么定义近年?我想可以从过去五到十年来看吧,有三件偶然事件,影响了中国。

第一,2007年习近平被选为接班人,改变了中国共产党的轨迹。当时高层决定接班人选时曾出现过分歧,习近平是党内妥协之后的人选。但想不到他在接班后有革命性的变化:通过反腐等等手段,打破规矩,结束了“后天安门政治秩序”(post-Tiananmen political order)。

第二件事,我认为是2008年的金融危机,它产生了两个后果。首先,它改变中国共产党对世界格局的判断。在金融危机之前,当局相对谨慎,认为西方民主自由势力占上风。但在美国发生金融危机之后,为中国的“美国衰落派”提供实际根据,影响了中国的外交政策,结束韬光养晦。

2008年还有另一件事,是中国信用泡沫。现在来看,当时救市、刺激经济措施过头了,后果严重。

再来是2012年,薄熙来下台,改变中国高层内部的格局。第一,这也是偶然,如果没有王立军事件,如果薄熙来还在位置上,会影响中国现任领导人的政治权力巩固。当薄熙来下台后,又触发了新一轮的权力斗争,一系列事件,最终结果是习近平上台,“后天安门政治秩序”终结:告别精英抱团、告别分赃联盟规则,从集体领导转向个人领导。这是很重大的发展。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