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国经济

我为何会预测对人民币走势?

去年底市场传言人民币将大幅贬值,但过去一个月里,人民币唯一引人注目的地方是它没有在关于中国的讨论中被提起。

上周,香港与内地“债券通”(Bond Connect)交易机制在港隆重推出,开通仪式上提供了香槟酒——但我在等着的是同事欠我的一瓶葡萄酒。

我在去年12月撰文称,中国不会在今年上半年宣布人民币一次性大幅贬值,赌注就是一瓶葡萄酒。当时,在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以令人意外的飞快速度滑向1美元兑7元人民币的时候,市场上传言人民币将会大幅贬值,比如贬值10%或者以上。

然而,在过去的一个月里,人民币唯一引人注目的地方就是,在关于中国的讨论中,它没有被提起——即便中国完成了两个重大的市场里程碑项目。一个是中国股市首次被纳入一个国际基准指数,另一个是香港首次推出了“债券通”,从而让海外的外国投资者可以直接联入内地庞大的债券市场。

今年1月,据彭博(Bloomberg)称,分析师的共识预测是,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到今年年底将达到1美元兑7.14元人民币。如今,共识预测为1美元兑6.95元人民币左右,换言之,基本上与2017年初的汇率相同。

实际上,今年人民币对美元升值了约2%。本周四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为1美元兑6.78元人民币,接近自去年11月初以来的最高水平。此外,离岸人民币汇率在2017年迄今以来的许多时间里都要高于在岸人民币汇率,这逆转了2016年大部分时间传递的疲弱信号——离岸人民币汇率弱于在岸人民币,被视为人民币还会进一步下跌的迹象。离岸人民币汇率不像在岸人民币汇率那样有每日涨跌幅限制。

那么今后走势如何?没有关于人民币实际水平和近期方向的重大新闻,掩盖了台面下的暗流涌动。上月,中国人民银行(PBoC)似乎在市场上直接出手干预,推动人民币在没有明显理由的情况下急剧升值,让交易员和投资者惊愕不已。今年5月,中国人民银行修改了在岸人民币中间价形成机制公式,以便能够更有力地对冲在其看来不理性的市场预期。最后结果是让货币受到一些彼此冲突的力量的影响。

德国商业银行(Commerzbank)高级新兴市场经济学家周浩表示:“说到底,中国故事大体仍是国内故事——内地市场在中国整体政策设计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但另一方面,汇率问题也与整体资本外流情况有关。”

中国资本外流已经在最近几个月停止,反映出去年出台的收紧控制措施生效。尽管中国政府因此放松了对跨境人民币支付的限制,但它打击了国内更具收购意识的公司在海外大笔花钱的习惯。此外,中国在国内发起运动,遏制并最终消除了金融体系的杠杆,此举将借贷成本推高至接近两年来的高点。这应该会支撑人民币走强,但在资本无法自由流动的情况下,这种做法真的有效吗?

我在去年12月押注人民币不会贬值还有一个主要原因是,中国将于今年秋季召开中共19大并展开非常重要的权力洗牌,在此之前,中国有意愿保持金融稳定。

高盛(Goldman)亚洲经济团队本周在写给客户的信中表示:“在以往的会议前夕,一种较为稳定的模式是,中国政府有强烈的政治动机,保持较为宽松的政策并支撑增长。”

所有这些表明,中国观察人士在对中国政府的实际行动拭目以待之际,不愿将重心放在单一因素上——越来越多人认为,这本身就是当局的一个目的。

一位观察人士表示,与致力于为市场提供指引的西方政策制定者不同,“中国人民银行不想让你知道它在想什么;当你以为自己看明白的时候,他们会故意改变做法,只是为了让你继续猜”。

有鉴于此,我认为自己去年赌赢是偶然而非有远见。我现在能做到的最有先见之明的事情就是把赌注收了——按照约定的那样,收葡萄酒,而非人民币。

译者/裴伴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