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职场

揭前东家的短是否地道?

凯拉韦:英国版《Vogue》前时装总监不仅坦言自己是被解雇的,还抨击前东家和时尚业,完全不给自己留后路。

露辛达•钱伯斯(Lucinda Chambers)一下子打破了两条关于被解雇后怎么做才得体的黄金法则。最近接受一个采访时,这位英国版《Vogue》前时装总监拒绝假装双方是好聚好散的。她说:“我是被解雇的,不是主动离开。”

她接着抨击这家她效力了36年的杂志,并且将整个时尚行业贬得一无是处,完全不给自己留后路。

照她的说法,时尚业会把你榨干,然后吐出来。它让人们变得毫无安全感,以至于每次举行宴会时,他们都唯恐在餐巾上出错。

精美的时尚杂志对女人们毫无助益,只是鼓励她们购买价格贵得离谱、其实却用不上的衣饰。最糟糕的是,这些杂志与广告主相互勾结,比如说她在《Vogue》6月刊的封面上放了一幅“很烂”的人物照,是亚历克莎•钟(Alexa Chung)身穿Michael Kors出品的黑白条纹T恤的照片,而Michael Kors就是一个大广告主。

按说我们应该反对“脏衣服”(dirty laundry,寓意不可告人的秘密——译者注),但在读了没什么名气的时尚出版物《Vestoj》发布的采访钱伯斯的文章后,我无比赞同这种揭密做法。

把《Vogue》的污点抖露出来给我们看是有益的,即使这些污点是可想而知的。

只可惜人们很少这么做。几乎所有离职得不甚光彩的人,甚至是光明正大离开的人,都保持沉默,在一定程度上,这是良好的教养使然,也是出于撕破脸对自己没好处的想法。

但是,即便他们没有因为抱着务实态度而守口如瓶,“非贬低条款”(non-disparagement clause)——他们几乎肯定会被迫签下这种条款——也会让他们开不了口。

这种条款本身就应该被批评,它们妨害言论自由,让公司劣行不改。

每个人离职后都应该能够畅所欲言,只要不泄露商业机密。

公司的声誉不太可能因此受到不应有的损害,因为公众非常擅长分辨哪些话可信,哪些不可信。

雅虎(Yahoo)前首席执行官卡萝尔•巴茨(Carol Bartz)被辞退后,接受采访时大骂:“这些家伙耍我。”她使用的字眼(fucked me over)足以体现出她是多么愤怒,也提醒公众对她的指摘要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

相比之下,钱伯斯就说得很有分寸。她似乎只是有感而发。

然而,比起她讲真话揭发一个比较令人不齿的行业,更妙的是她很有骨气地说了“解雇”这个词。她说:“我不想强颜欢笑,跟每个人说,‘噢,我决定离开公司了’。而实际上每个人都知道你就是被解雇的。这个行业本来就有够多混淆视听的东西了。”

这种坦率的态度是可喜的。人们很少承认自己被炒鱿鱼了,部分是出于法律原因,部分是因为我们固执地认为这很丢脸。

我刚刚搜索了曾经自曝被炒过鱿鱼的成功人士的例子,结果有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他不算,因为他可是史蒂夫•乔布斯(已故)啊——还有许多名人,他们在还从事着卑微的工作时被解雇过,过了几十年功成名就。

每天都有人被解雇。有时是因为他们做了不光彩的事,但多数时候都不是。我们工作越久、换的工作越多,我们至少会被解雇一次的可能性就越大,所有人都一样。从现在开始,我们应该更加淡定地使用这个词。

那次采访中只有一点让人觉得不妥。“老实说,”钱伯斯女士吹嘘道,“我很多年不读《Vogue》了,那些衣服根本不适合大多数人。”我也很多年没阅读过《Vogue》。确切地说,我有57年不读它,但我有时会在理发店翻一翻这本杂志,每次我都得出和钱伯斯一样的结论——那些衣服不适合穿。

不过我们俩之间有一点差别。她成年后一直受雇于《Vogue》,而我不是。如果一家杂志花钱请你当时装总监而你自己都读不下去这本杂志,那么你落到被解雇的地步就真的很丢脸。钱伯斯不应该等着被解雇,她多年前就应该辞职了。

译者/珍丽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