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网络游戏

“王者荣耀”的“病因”与“解药”

岳源:沉迷网络游戏是中国社会现实的副产物,不论是游戏分级、防沉迷系统还是家庭教育,均非根本的解决方法。

价值观单一,社会多元化发展不充分,让无论是未成年人还是成年人,都丧失了选择的自由和独立思考的能力,给了“王者荣耀”们成为爆款流行的机会。

7月初以来,《人民日报》、新华社等中央媒体连发多篇文章,聚焦当今中国网络游戏界的王者:王者荣耀,将其发行方腾讯推至舆论的风口浪尖。文章一出,腾讯紧急宣称已经实施“史上最严防沉迷系统”,游戏制作人李旻也发长文善意沟通,腾讯股价来了个扣人心弦的过山车,就在日前,腾讯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更是紧急做客人民网。

在包括央媒在内的广泛讨论中,关注点主要集中在“王者荣耀”对青少年、特别是中小学生的危害,以及现代企业社会责任上,并将家长和家庭教育认作是挽救青少年于“农药”的“解药”。同时,刘晓春先生为FT中文网撰写的《网游防沉迷应寻求治本之道》一文,更是给这类批判和讨论给出了理性的分析和建设性的意见。

无论是分析还是建议都言之有理,但将家庭教育和家长当作“解药”,并没有正视问题的本质,格局似乎小了些。笔者认为,“王者荣耀”的风靡,并不仅仅是中小学教育的问题,它浓缩了当今中国社会的诸多社会现实,是这种社会现实下的必然产物。价值观单一,社会多元化发展不充分,让无论是未成年人还是成年人,都丧失了选择的自由和独立思考的能力,给了“王者荣耀”们成为爆款流行的机会。

在未成年人中,“王者荣耀”的风靡程度已经十分客观。笔者前日在朋友圈里做了一个小范围调查,在20个跟中小学生直接相关的回复中,超过八成肯定了这种论断,其中不乏学生家长,正在为学生沉迷发愁。还有两位记者朋友说他们一个月内采访了两个案例,均为学生为玩“王者荣耀”盗刷父母几万元人民币。加上网络上的广泛讨论,以及官方媒体反复提及的若干事例,不论是总体感受还是极端个案,都不能否认“王者荣耀”在未成年人中的风靡。

想在游戏中得到什么,在真实生活中就缺乏什么。虽然“二胎”已全面开放,但就“王者荣耀”适龄家庭来说,大多可能还只有一个孩子。独生子女的问题在于虽然有以自我为中心的倾向,但因为没有兄弟姐妹的陪伴长大,加之如今父母工作生活压力的与日俱增,他们会认为缺乏关注,缺乏认同,缺乏陪伴,缺乏信任,缺乏与社会建立关系的能力,甚至意愿。而在游戏之中,他们通过与同伴的组队厮杀和获得成就,得到了他们从父母那得不到的东西,所以有孩子甚至盗刷父母银行卡,也要玩游戏。

此外,中国的应试教育制度一直被诟病将孩子培养成了“考试机器”。听话,顺从,成绩好,仍是好学生身上的标签。学生们还体会不到,他们自认为缺乏的某些东西,并非绝对正确。中国孩子害怕寂寞,害怕被孤立,但在美国,独立(Solitary)和不同(Distinction)却被认作是小孩子走向成熟的价值标准。由于缺乏批判能力的培养,中国的小孩喜欢随大流,喜欢身边同学朋友们喜欢的事物,甚至由此来划分圈层。在我调查的结果中,有的家长称小孩玩游戏是害怕被同学孤立。一拥而上地崇拜某种事物,就是价值观单一的具体体现,他们将失去其他认识世界的角度和方法,不失为成长中的损失和遗憾。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