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FT大视野

描述发达世界失去优势的7张图表

沃尔夫:关于产值、储蓄、人口、技术、生产率、全球化和收入的这7张图表,揭示出发达国家在全球经济中的权重下降。

世界经济发生了什么?这里的7张图表提供了一些答案。它们揭示出世界正在发生重大变化。

最近几十年最重要的变化是高收入国家在全球经济活动中的权重日益下降。19世纪和20世纪初的“大分化”——就在那个时候,如今的高收入经济体的财富和力量发生飞跃,超过了其他国家——明显迅速逆转。曾经的“分化”已停滞,现在我们看到的是“大趋同”。然而,这种趋同也是有限的趋同。这种改变全都与亚洲(以及最重要的是中国)的崛起有关。

最能体现中国的进步的东西,莫过于其庞大的储蓄。中国之所以积累起如此庞大的储蓄,部分原因是中国经济规模已变得如此庞大,还有部分原因是中国家庭和企业储蓄如此多。中国的资本、资本市场和金融机构在21世纪的世界经济中的影响力,可能和美国的资本、资本市场和金融机构在20世纪的世界经济中的影响力一样。

新兴和发展中国家不仅在世界产值中的权重日益上升,在世界人口中的权重也日益上升。高收入国家的权重明显下降。到2050年,联合国预计,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在全球人口中的比例,将几乎和所有高收入国家在1950年的比例一样高。这种最贫穷国家的人口在世界人口的比例上升带来的挑战,是显而易见的。

经济趋同和人口比例变化是这幅经济全景图的核心元素。第三个是技术改变。数据处理与通信的汇聚为我们带来了互联网,这是当今时代最重要的技术。半导体相对成本暴跌支持了这场技术革命。有趣、而且令人担忧的是,如今这种革命似乎放慢了脚步。

美国自19世纪末以来推动全球技术前沿不断扩张。西北大学(Northwestern University)的社会科学教授罗伯特•戈登(Robert Gordon)表示,美国经济眼下并未达到其在1920年至1970年实现的卓越生产率。他还表明,1994年到2014年生产率突然大幅增长——往往归功于互联网——但随后一段时期的生产率却极为低下。测量误差似乎至多只能对这种令人不安的放缓的一小部分做出解释。另外一个片面的解释是自金融危机以来投资低迷。

世界经济并非在去全球化。但是贸易以及跨境金融资产和负债相对于全球产出的快速增长,都陷入了停滞。就金融来说,合理的解释是避险情绪和去监管化。就贸易来说,贸易自由化的上一个重大事件是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早在2001年就发生了的事情。跨境供应链整合提供的许多机遇如今也已经消耗耗尽。

相对经济实力快速改变以及人口相对规模发生重大变化,塑造了我们的世界。与此同时,增长动力来源——新技术、生产率增长以及全球化——也放缓至令人担忧的水平。一个后果是许多高收入国家的实际收入增长停滞——金融危机极大地强化了这一后果。

各个高收入经济体的民粹主义压力日益增加,这让管理这些变化更为困难。最为重要的事态包括自金融危机以来实际收入陷入停滞或者下降。在2005年到2014年期间,许多高收入国家高达三分之二人口的实际收入似乎停滞或者下降。难怪有这么多的选民脾气暴躁。他们不习惯这种状况,也不希望习惯。

重大转变——衡量变化的7个指标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