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美关系

谁设下的“修昔底德陷阱”?

王一鸣:每个人都希望躲开陷阱,离开霍布斯丛林,然而历史的狡黠在于它永远也不会以直接的方式带给我们答案。

上世纪70年代,基辛格在一次旅途中忍不住对着海军上将朱姆沃尔特大发牢骚。他觉得美国已经走过了那个最为辉煌的历史节点,接下来要历经的是与所有衰落文明一样的下坡路。他对于这场与苏联的漫长对抗非常悲观——“他们对待我们就像斯巴达人对待雅典人一样”。身旁的随行记者赶紧追问到,“是不是说我们注定完蛋了?”基辛格表示自己会尽最大努力说服苏联人与美国达成最好的交易,尽管历史仍然会使他看起来像是个绥靖分子。

谁是修昔底德?

这是那个年代普遍的政治气候。普林斯顿大学古典系的康纳教授曾经在回忆录中谈到自己在上世纪50年代初读修昔底德时的情景:“在那个奇特的时期内,我们美国人国力强盛,又总是预想着灾难迫在降临……苏联和中国各自拥有卫星国和相互配合的征服计划,似乎要与控制着海权和空中优势的自由世界趋于冲突……伯罗奔尼撒战争给我们的时代提供了一个简明却令人惊惧的寓言”。

引用修昔底德史书来隐喻我们所处世界的艰辛与苦难,在价值上正当,且总是格外熨贴。自1629年托马斯•霍布斯完成第一个译本以来,不计其数的古典系和历史系的教授翻阅了他们能够找到的所有纸草,考察了伯罗奔尼撒半岛的每一块碑铭。在很多美国高校和部队院校,修昔底德史书一向是入学时的指定读物,对于一名从坎布里奇和纽黑文毕业离开的学生,不能随口谈论米洛斯对话或是西西里远征,多少显得仿佛没有受到良好的教育。伍德罗•威尔逊等相当一批国务家,要么讲授过希腊史,要么撰述过其中的部分章节。遏制战略的重要推崇者马歇尔国务卿曾经在1947年指出:“我很怀疑倘若一个人在他的脑海里尚未回顾过伯罗奔尼撒战争的历史和雅典的失败,他在考虑今天某些基本的国际事务时能否具备充分的智慧和坚定的信念。”

当我们在着力建立这种修昔底德尊崇时,我们所指代的是修昔底德史书呈现给我们的伟大历史教益,它是由古典学家、历史学家、碑铭考据者们在几个世纪的耕耘中一点一滴融汇而成的,有时我们习惯于笼统地将之界定为修昔底德学。“修昔底德陷阱”这一概念的出现不过最近几十年的事情,并且在这样宏大而深刻的智识背景下,多少有些显得过于简约、冰冷、甚至干瘪。

作为普遍被认为是第一位提出“修昔底德陷阱”这一概念的学者,普利策非虚构类文学奖获得者、《凯恩号哗变》《战争风云》等著名小说的作者赫尔曼•沃克1980年在美国海军战争学院的一次演讲中提到,“无论向前、还是向后望去,我都难以找到慰藉……古代希腊世界发生的悲剧现在正在上演,同盟的瓦解、文职人员和军人的冲突、背叛与反背叛……我们如何打破这个源自修昔底德世界的陷阱”。

在沃克看来,修昔底德史书的主题在于揭示了两大联盟在沉默对抗时诱发战争的逻辑——大国间的悲剧是通过联盟内部小国的持续性冲突被迫卷入的。在他看来,从越南到古巴,从“三八线”到柏林墙,这条依循着联盟国家边境的长长的战争引线广泛而真实地存在着,这是修昔底德带给国际政治领域的重要教益。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