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FT大视野

FT大视野:埃塞俄比亚押注“中国式繁荣”

它试图复制亚洲式工业化道路的精髓,成为下一个全球制造业中心,并希望经济的强劲增长能消除民众对政治的不满。

阿贝贝奇•丹萨(Abebech Dansa)说自己现在快乐无比。去年,这位25岁的单身妈妈辞掉了美容院的工作,跳槽到香港服装企业——联业制衣有限公司(TAL Apparel)。丹萨住在阿瓦萨(Hawassa),位于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Addis Ababa)以南275公里,而TAL那时正在阿瓦萨新落成的、技术最先进的工业园建一座工厂。

丹萨先是去印尼的TAL工厂培训了几个月,回到阿瓦萨后,在公司迅速扩大的生产线上缝制衬衫。丹萨每月薪水为1040比尔(合45美元),外加补贴,收入较上一份工作增长了50%。TAL为杰西潘尼(JCPenney)、J Crew和博柏利(Burberry)等品牌供应衬衫,在阿瓦萨的工厂最近刚开始向美国出口。

“在这儿心情很好,感觉很好,”她说。“许多人以前没工作,不幸福,但现在有了工作,工资也不低。和几年前比,城市变得都认不出来了。到处是新楼房、现代化马路和大工厂。”

丹萨的变化得益于埃塞俄比亚一项新的经济规划。过去几十年,世人对这个东非国家的认识仅限于这是一片饱受饥荒摧残的荒凉之地和盛产马拉松选手。

受大量外国投资(主要来自中国,为大坝、道路和铁路建设注入了大量资源)的推动,埃塞俄比亚实现了中国式的繁荣:自2005年起的十年间,该国年均经济增速达10%。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作为非洲人口第二大国,埃塞俄比亚已超过肯尼亚,成为东非第一大经济体。

埃塞俄比亚正试图复制亚洲式工业化道路的精髓:希望随着孟加拉国甚至中国等地的成本上升,成为下一个全球制造业中心。TAL首席执行官李国权(Roger Lee)将埃塞俄比亚形容为“主要生产方面的……最后处女地”。

在这一过程中,埃塞俄比亚的威权政府将自身存亡系于一场中国式的赌注上。随着全国大部分地区爆发暴力抗议,政府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埃塞俄比亚当局孤注一掷,押注经济的持续强劲增长——包括再建9个工业园的计划——能消除民众对政府压制民主权利和搞裙带资本主义的普遍不满。

埃塞俄比亚负责工业化政策的内阁部长阿尔卡贝•奥克贝(Arkebe Oqubay)表示,政府的目标是“推动埃塞俄比亚从农业经济升级到由制造业占主导”,然后再实现民主。“我们必须注意避免用经济成就支持任何极权政治体制,”他说。“我们这样做,是因为每一个渴望发展和追赶的国家的终极目标都是改善民生。”

其他人可没那么宽宏大量。联合国(UN)人权高级专员扎伊德•侯赛因(Zeid Ra'ad al-Hussein)不久前在访问亚的斯亚贝巴时警告称,如果埃塞俄比亚政府不实行开放政策,“社会压力积累到一定程度,就会出大事”,哪怕经济强劲增长。

***

阿瓦萨工业园是该国工业化战略的旗舰工程。尽管骚乱不断,该工业园的大多数外国投资者仍继续支持政府及其发展制造业的努力。

TAL的李国权表示:“我们一直在寻找这样一个国家:有充足的劳动力;离海港足够近,方便出口;工资水平足够低;政府有周详的支持工业发展计划……还能免税进入关键的美国和欧洲市场。”

另一大吸引力是埃塞俄比亚是世界上电费最便宜的国家之一——每度电费约3美分。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