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能源

能效革命:创造新用户需求

胡森林:能源企业也可以成为帮助用户更好地管理能源使用的服务商,使用户在付出同等成本时获得更多潜在回报。

能效被称为“隐形能源”、“最大的能源”,正日益受到人们的认识和重视。从“补偿性能源理论”的视角来说,人类对更加优质、高效的能源的追寻,注定是一场没有终点的旅途,而提高能效是贯穿人类能源发展的内在规律,人们对能源效率的追求,从根本上支配了能源的发展,推动人类能源转型不断从低效走向高效。

有人把提升能效的行动比做一场“看不见的能源革命”,它推动能源体系朝着更高效、更清洁的方向发展,也在冲击着人们关于能源发展的固有假设,即经济增长必然带来能源需求的同步增长。在能源供需变化的函数中,能效成为新的重要变量,这给能源行业尤其是化石能源企业的运营理念、市场策略和业务发展形态带来了新的挑战和机遇。

提高能效将是大势所趋

从全球范围来看,在应对全球气候变化的大趋势下,尤其是在后《巴黎协定》时代,各国都提出了大幅度减排的雄心计划,但供应端的可再生能源短期难以等量代替传统能源,所以主要国家和经济体均重视节能和提高能效,将其作为呵护地球环境的先决条件和推进能源绿色低碳发展的重要抓手。欧盟提出2020年能源效率较2008年提高20%,2030年能源消费总量比1990年降低30%。美国特朗普政府尽管宣布退出《巴黎协定》,但依然出台了建筑、电动汽车、工业等部门的能效政策。日本大力推进全社会的节能工作,成为了人均能耗最低的发达国家。

对于广大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来说,能效提升的空间更大。由于发展中国家在发展初期往往选择能源密集型发展道路,导致能效水平总体偏低,提高能效的潜力很大,随着新兴经济体的经济快速增长,与其它解决能源供应的方式相比,提高能效投资更少、见效更快。

中国是世界上能效政策和行动方案最全面、力度最大的国家之一,2000~2015年,在能效提高政策的带动下,中国的能源强度降低了30%。与此同时,自2000年以来中国人均收入增长了3倍多,推动了对于现代能源服务的需求。人均能源供应量从每人0.9吨油当量增加到每人2.2吨油当量。今后几十年是中国工业化和城镇化的关键时期,要缓解能源生产与消费的矛盾、能源与环境的矛盾,最快捷、最现实的途径就是提高能效。

当前,中国处于穿越“能源三峡”的重要历史关口,需要走出一条既能满足经济社会发展需要,又能适应生态环保约束的道路,平衡经济发展、能源消费与生态环境三者的关系。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的能源问题首先是效率问题。中国已经是能源消费大国,但能源消费反映的是一国的经济规模和消费能力等硬实力,能源效率作为反映一国技术水平和创新能力的软实力指标,更是体现国家实力不可或缺的衡量标准,它不仅关系到能源的有效供应,也关系到环境承载力,还关系到中国在全球产业链中的价值分配,因而不仅是一个技术问题,也是一个重大的经济命题和社会命题。

去年的G20杭州峰会核准了由中国政府牵头制定的《G20能效引领计划》,这彰显了中国在能效议题上从“参与者、跟随者”向“主导者、引领者”角色的转变。在当前全球经济持续低迷、传统动能日益消退、能源需求普遍放缓的背景之下,G20仍然强调把提高能效作为长期优先任务,并将其纳入G20这一全球经济治理重要平台,充分说明提高能效已是全球共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