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俄罗斯

普京为何强调卫国战争而冷对十月革命?

巴伯:1917年代表着一段混乱时期,十月革命表达了俄罗斯社会根深蒂固的不满和激进化,这都是普京的烫手山芋。

苏联时期,政治局高层每年都会登上红场(Red Square)的列宁(Lenin)墓,纪念1917年11月7日布尔什维克革命的周年纪念日。那时,革命日是一个公众假日,理论上是一个节日。但是,当苏联领导人们凝视着下面的坦克、大炮、导弹以及士兵时,他们的神情都莫名地严肃、没有笑容。

根据我的亲身经历——上世纪80年代我曾在莫斯科居住——俄国老百姓对革命日没有什么强烈的感觉。休息一天是好事。但那些伴随着年度红场阅兵的空洞的共产主义口号,对大多数人来说毫无意义,到了后来,对苏共党员们也是一样。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另一个苏联公众假日——纪念苏联在1945年5月9日击败纳粹德国的胜利日(Victory Day),俄罗斯人民却激情满怀。这个纪念日对民众意义重大,无论他们是不是共产党员。苏联解体四分之一个世纪之后的今天,胜利日仍是公众假日,俄罗斯人也仍为他们赢得了二战的胜利而感到自豪。这场胜利是他们现代身份认同的基石。它代表着在铭刻着革命、内战、独裁统治、政治恐怖、人为饥荒及其他深重苦难的累累伤痕的20世纪一次难得的民族团结。

俄罗斯对于1917年——包括推翻了沙皇尼古拉斯二世(Tsar Nicholas II)统治的二月革命(February revolution),以及令布尔什维克(Bolsheviks)掌握政权的十月革命(October revolution)——的态度更加含糊不清。俄罗斯最具声望的民调机构的列瓦达中心(Levada Centre) 4月份发表的一份调查报告称,48%的受访者对布尔什维克革命的看法非常积极或基本上积极。约31%的受访者持一种非常消极或基本上消极的看法,而其余21%的受访者认为很难评判。

民众的复杂情绪一方面反映了一种直觉,即1917年的事件有好有坏,另一方面也反映出在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的领导下,关于如何看待1917年,俄罗斯官方的态度犹豫不决、不甚明确。

先说1917年冬沙皇退位。共产党垮台后,俄罗斯东正教会(Russian Orthodox Church)将尼古拉斯和他的家人追封为殉教圣徒——此举在很大程度上是对罗曼诺夫皇室成员遭遇的悲惨下场的反应。

1918年7月,布尔什维克在一次有预谋的暴力行动中杀害了沙皇和他的家人,这次暴行反映了共产党统治早期穿着皮大衣动辄用枪的文化以及1917-1922年苏俄内战的血腥。然而,对这场屠杀的憎恶并不妨碍俄罗斯民众认同这样一点:沙皇专制的覆灭并不是一件坏事。1917年初,沙皇统治的覆灭曾经让俄罗斯人憧憬更多的自由与社会正义;此前几个世纪这两者都是他们难以企及的。

就像当年的政治精英、革命者、普通士兵和产业工人乐于看到极端反动的沙皇退位一样,如今也看不出现代俄罗斯民众对罗曼诺夫王朝有多少缅怀之情。在上述列瓦达的调查中,52%的受访者认为沙皇独裁政权的颠覆“不是一个太大的损失”,而只有34%的受访者抱有相反看法。

民众对布尔什维克革命的看法则是另一回事。对于很多俄罗斯人来说,弗拉基米尔•列宁(Vladimir Lenin)夺取政权和随后20年的共产党统治是不可分割的。这段时期不仅发生了恐怖的苏俄内战,还迎来了约瑟夫•斯大林(Josef Stalin)的暴政,结果导致数百万人丧生于强制性的农业集体化以及1930年代的大清洗运动。这些深重的苦难深深地烙印在俄罗斯每一座城市、乡镇和村庄的历史中。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