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金砖五国峰会

腾讯向印度输出数字“红包”

类似“红包”的在线现金礼物正向印度推广。腾讯入股的即时通讯企业Hike已开始提供用于庆祝印度节日的蓝包。

中国的腾讯(Tencent)正把红包带到印度,此举类似于向日本出口用于庆祝生日的圣诞布丁,这是该公司为推进其全球抱负而采取的一项勇敢措施。

在春节期间发放的现金红包,是一个中国现象,现已被移植到网上:去年经由腾讯旗下各支付平台发放的红包达到640亿个。这让这家社交媒体集团从蚂蚁金服(Ant Financial)手中夺走了部分移动支付市场份额。蚂蚁金服是最早开拓中国在线支付市场的阿里巴巴(Alibaba)的关联公司。

但如今,在仅仅换了颜色和喜庆日之后,在线现金礼物正向印度推广。总部位于德里、得到腾讯入股的即时通讯“独角兽”Hike Messenger已开始提供用于庆祝胡里节(Holi)和排灯节(Diwali)等节日的蓝包。

“印度有如此多的欢乐季节,”Hike创始人、印度电信业亿万富翁苏尼尔•巴帝•米塔尔(Sunil Bharti Mittal)之子凯文•巴蒂•米塔尔(Kavin Bharti Mittal)说,“科技创新能够把线下行为带到线上。”

红包移师印度之际,该国正成为中国科技巨头们的一个重要战场。在中国拥有两大电商平台的阿里巴巴抢先一步,收购了印度数字支付与电商平台PayTM的部分股权。

PayTM是印度市场上虚拟“钱包”的最大平台,其移动资金平台的订户超过2亿人。米塔尔表示,Hike应用的下载已达1亿次,其瞄准了移动资金交易的增长,不过,他没有透露使用其转账服务的用户有多少。

“PayTM目前是领导者,远远领先于同行,但市场处于早期阶段,渗透水平仍有很大提升余地,”米塔尔说。在去年12月印度政府令人震惊的废钞行动之后,现金的缺乏推动PayTM等类似服务使用量剧增。

电信咨询公司Convergence Catalyst的共同创始人贾扬特•科拉(Jayanth Kolla)是对Hike的注册用户达1亿感到怀疑的人之一。Facebook旗下的WhatsApp声称,自己轻松成为印度最受欢迎的手机通讯服务,月度用户高于2亿人,目前也在探索进入印度的数字支付市场。

他对“蓝包”计划凝聚人气也感到怀疑。“向腾讯的红包行动汲取的正确经验,应该是努力把一项古老的文化习惯迁移到一个移动平台上,”他说。他辩称,Hike原本应当从印度文化寻找灵感,而不是“抄袭”在中国成功的产品。

迁移文化并不是中国科技企业在印度面临的唯一问题:它们也必须应对的问题是,印度经济远远落后于它们所熟悉的中国经济。印度的人均消费水平仅为中国的五分之一,中产阶层人数比中国少得多,互联网渗透程度比中国低得多。

Hike当初是日本投资集团软银(SoftBank)与米塔尔父亲的巴蒂集团(Bharti Enterprises)组建的一家合资公司,后来吸引到一批令人瞩目的投资者,比如腾讯和苹果(Apple)供应商富士康(Foxconn)。该公司去年8月筹资1.75亿美元,使估值水平达到14亿美元。

对腾讯而言,入股Hike也许看上去是一项比独立地向印度扩张更有前景的策略,科拉表示。“腾讯一脚迈进了印度即时通讯市场的门内——而且投资对象的创始人与印度最大电信运营商之一关系密切。”

译者/何黎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