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国外交

南苏丹成为中国外交政策试验场

谢艳梅、科普兰:独立仅两年的南苏丹爆发内战后,当地区国家请求在该国拥有投资的中国帮助调解时,中国抓住了机会。

中国日前在吉布提正式启用第一个海外军事基地,这个亚洲强国确定无疑地宣告,自己不再坐在场边观望。当天适逢中国的解放军建军90周年,该基地只是中国加深参与“非洲之角”安全事务的最新展示。多年来,中国一直在动荡的南苏丹试验、完善和扩大影响力——显示出其长期坚持的不干涉政策正在松动。

中国最初卷入南苏丹冲突是事态使然,而非有意。独立仅两年后,南苏丹便于2013年12月爆发内战。中国面临两个选择,一是介入冲突,支持调解,二是撤出南苏丹并放弃在那里的资产(主要是油田),任由其被劫掠和摧毁。

做出选择并非易事,因为加深介入有悖于在中国外交政策学说中根深蒂固、坚守了几十年的谨慎和回避责任。自中国在1990年代出台“走出去”政策以来,中国企业和个人走向了世界各地,往往进军局势不稳定的地区。但当不稳定演变为危机时,中国无一例外地选择了撤出。2006年至2011年,由于动乱、战争和自然灾害,中国从外国进行了10次大规模的撤侨。中国外交官们的逻辑是,最好的出路是止损,打点行李回家,因为中国既无意愿、也无能力干涉别国事务。

随着中国外交及军事实力增长,同时不再愿意被动接受损失、接受西方大国的干预“强加”给中国的结果,中国的盘算开始转变。当非洲之角国家请求中国帮助在南苏丹进行调解时,中国抓住了这个机会。

中国在该地区的强大经济实力意味着,其对于本来不会妥协的各方及其地区后台具有影响力。南苏丹政府和叛军都明白,苏丹和南苏丹经济的存亡都系于中国的石油投资,石油构成南苏丹的几乎全部出口和政府财政收入。当中国发声时,他们不能不听一听。

2015年,中国外交部长将南苏丹交战各方和地区调停者召集在苏丹首都喀土穆(Khartoum)举行商谈。此次会议并未产生具体协议,但争取到了各方同意不攻击石油基础设施,还重启了本已陷入停滞的和平进程。更重要的是,此次会议把仍对南苏丹独立耿耿于怀的苏丹框定为一个负责任的方面,同时含蓄警告其不要煽动南苏丹的冲突。对中国而言,召集和平会谈是一次“突破性”尝试。

中国还非常有技巧地把握人道援助的时机和方式,以使效果和影响力最大化。2013年以来,中国提供了4900万美元的援助,常常是应南苏丹政府的直接请求,并以看得见的方式提供到位,以确保获得政治好感。中国能够利用其对南苏丹政府的影响,确保联合国能够继续向叛军占领地区提供人道救援。

由于保护油田是一项优先任务,毫无疑问,中国至少在一定程度上是受到自身利益驱使。但中国也感到时机已经成熟,可以试验一种新的、更加积极主动的外交政策,以更好地保护自身海外利益,在国际安全事务中发挥影响力,不辜负外界对其作为一个负责任大国的期望。

随着这场试验继续,中国作为和平建设者的角色仍然受到其避险倾向的挑战。中国乐于为谈判摆好桌子,但不愿意公开提出解决方案,更不愿意强制执行结果。它不愿施加压力,即使在必要的时候也不例外,而是让给“非洲解决方案”,也就是让非洲人或西方调停者去放狠话。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