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朝鲜

平息朝鲜危机需要创造性外交思维

陆克文:中国需要承认,美国单方面打击朝鲜的威胁是可信的;美国应当讲清楚,中国在此问题上的利害在哪里。

在他备受赞誉的《梦游者》(The Sleepwalkers)一书中,克里斯托弗•克拉克(Christopher Clark)写了1914年的强国是如何陷入一场泛欧洲战争的——这场战争不仅摧毁了大部分的欧洲,而且释放了毁灭性的力量,这些力量定义了接下来一个世纪大部分时间内的全球秩序。

我们一些人担心我们现在正再次梦游,对前方的深渊毫无察觉。正如一名中国朋友最近提醒我的那样,战争拥有它自己的逻辑。危机也一样。历史告诉我们,一旦战争和危机开始就很难停止。

如今全球最大的闪点是朝鲜半岛。大多数分析人士认为不太可能因朝鲜核计划而发生战争和冲突。他们没错。但令人不安的真相是现在这种可能性变大了。

现在有3种基本的可能场景。

第一,中国要么通过政治和外交手段说服朝鲜人放弃核计划,要么通过金融和经济制裁——这将导致平壤真正改变政策——迫使朝鲜人放弃。

第二,美国单方面对朝鲜核设施发动军事打击,摧毁或至少削弱其核计划。

第三,美国适应朝鲜拥有搭载核弹头的洲际弹道导弹这一事实,并寻求实行某种制度来控制朝鲜。

从特朗普领导的白宫的角度看,场景一不再可行。尽管一些人把这视为美国在摆姿态,但华盛顿有种想法认为中国人正在朝鲜问题上和美国拖延时间,无意做任何必要的事情来让平壤方面的行为发生根本性改变。美国现在还有一种新观点认为,为了预先阻止美国采取单方面行动的风险,北京方面将继续给外界一种在对朝鲜采取行动的印象,直到美国最终不得不接受朝鲜成为真正的拥核国家。

对于场景二,认为美国已经排除采取单方面打击的可能是错误的。尽管日本和韩国会反对此类行动,但这不会是确定美国最终决定的关键因素。问题是,中国认为美国是虚张声势。北京方面无法理解美国的立场,因为它认为,考虑到朝鲜可能对韩国采取报复,美国不可能忽视韩国对单方面打击的反对。中国也认为,美国会冒着摧毁与韩日的安全联盟的风险、而不经韩日同意采取行动,是难以置信的。

至于说让美国接受朝鲜成为核俱乐部的新成员,这个主意在华盛顿没什么市场。朝鲜不被视为一个正常国家,该国也没有展示出任何制定透明核信条的兴趣。此外,朝鲜已多次对美国发出好战威胁。允许朝鲜拥有其期盼已久的洲际弹道导弹核攻击能力,将在美国国内引起相当大的反弹,破坏特朗普想要的“强力”总统形象。

想当然地认为,如果半岛局势恶化、陷入冲突的话,中国将完全袖手旁观,这样的想法也将是错误的。出于根深蒂固的战略原因,在毛泽东领导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还不满1年的1950年,中国没有选择对朝鲜战争坐视不管。实际上,中国为防止美国获胜而参战。半个多世纪以来,对于美军可能出现在中国东北陆地边界线的深深担忧,是中国安全政策的一大关切。所以,我们也必须要考虑到朝鲜危机触发一场更大范围中美冲突的风险。

我们已进入一个带有极度动荡的轨迹的新的危险时期。那么接下来怎么办?首先,中国需要承认,美国单方面打击的威胁是可信的,可信到中国应该改变对朝鲜外交政策。其次,美国应当跟中国讲清楚,中国在这里的利害是什么。如果中国成功地让朝鲜终止核武器计划并销毁现有核武库,那么美国将接受被讨论很多的朝鲜半岛“大交易”,包括与朝鲜签订正式的和平条约、美国在外交上承认朝鲜、保证朝鲜政权的未来、可能从韩国撤军,以及撤销对朝制裁。

针对这场危机,美中两国能否找到一项具有创造力的外交解决方案,是一个开放性问题——但也是个现在必须回答的问题。

本文作者是澳大利亚前总理,现为纽约亚洲协会政策研究院(Asia Society Policy Institute)院长。

译者/何黎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