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民族主义

FT社评:印巴分立对今日世界的警示

政客往往出于政治目的煽动族群分裂,然而对立情绪一旦燃起就如野火一般不受任何人控制、可能带来灾难性后果。

本周,在印度和巴基斯坦,庆祝和哀悼的情绪交织在一起。就在两国庆祝从英国殖民统治下独立并取得显著经济进步的同时,他们也记得,在多数人口信仰印度教的印度与穆斯林为主的巴基斯坦分治期间,上千万人流离失所或遇害。印巴分治70周年应该提醒当今的领导人,煽动分裂的言论一旦说出口就不受任何人控制、并可能带来灾难性后果。

当英国律师西里尔•拉德克利夫爵士(Sir Cyril Radcliffe)划定两个新国家之间的分界线时,上千万人发现自己身处这条匆忙划定的界线的错误的一边。一个疲惫不堪的英国人不负责任地匆忙撤退,而在印度教徒和穆斯林的这场大规模迁徙结束时,超过1500万人被迫离开家园。超过100万人失去生命。劫掠、强奸、谋杀伴随着两个国家的诞生,分治播下了战争的种子,从那时起两国为了存在争议的土地打了3场战争。

事情原本不必如此。尽管当时英国的政策鼓励以宗教分治,但穆罕默德•阿里•真纳(Muhammad Ali Jinnah)和圣雄甘地(Mahatma Gandhi)——如今被人们铭记为巴基斯坦和印度的建国之父——等关键领导人起初并不认为分治是不可避免的。他们也远没有预想到两个拥核邻国之间充满宗教色彩的对峙——战争的威胁一直挥之不去。

真纳是喜欢喝威士忌、带有世俗倾向的穆斯林,娶了非穆斯林的妻子。他希望巴基斯坦成为穆斯林占人口多数、但世俗而进步的国家。在印度方面,甘地反对分治。甘地因对穆斯林太过温和,被一个印度教狂热分子刺杀。

尽管两个国家的奠基人当年期望建立世俗化的国家,但现在的巴基斯坦带有越来越浓厚的伊斯兰色彩,印度带有越来越浓厚的印度教色彩——这一事实给世界各地的领导人上了一课。即使当年真纳明确表示希望建立世俗化的巴基斯坦,但在需要动员政治支持时,他也不吝于说一些煽动族群分裂的言论。在该过程中,他创造出了一种不由他控制的东西。为达到政治目的而策划出来的宗教仇恨浪潮,使数百万人流离失所。

在印度和巴基斯坦都面临着族群分裂抬头——在印巴分治期间这曾经伤害了太多人——的当下,这一课正面临着被遗忘的危险。在巴基斯坦,利用反亵渎法律对少数族群定罪的情况令人担忧地出现了增加。2011年,旁遮普邦(Punjab)邦长因公开反对利用亵渎法对付少数族裔而被其保镖杀害。很多人把刺杀者视为民族英雄,在2016年此人被处以绞刑后,数千人参加了他的葬礼。

与此同时,在印度,印度教徒见到有人疑似买卖或食用牛肉就自己出手惩戒的攻击性事件增加。大多数印度教徒把牛视为圣物。自2010年以来,已有28人死于此类攻击,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因应对迟缓而遭受批评。3月,一名曾称赞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穆斯林禁令、当过印度教祭司的民族主义者,被任命为印度人口第一大邦的首席部长。

一旦族群分裂被煽动起来、或任由其恶化,可能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演变为暴力冲突。在民众付出生命代价的时候用沉默来安抚狂热群众,可能无异于严重玩忽职守。

借印巴分治的周年纪念之机,应当思考如下这条普世真理:为达到政治目的而煽动起来的宗教冲突,是政客遏制不了的。

译者/何黎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