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金融监管

混业下的金融监管四个转向

杨宇霆、曲天石:完美的金融监管框架不存在。中国金融业已经走到更集团化、市场化阶段,混业经营、影子银行、互联网金融是不可逆转的大潮流。

混业经营早已是世界金融业发展的大趋势。早于全球金融海啸(GFC)以前,很多观察家以及国际机构对金融服务的趋同(Financial convergence)所带来的监管挑战已经提出了不少的疑虑。在GFC爆发以后,各国政府才发现银行、投资银行(或券商)和保险公司在整个系统之中错综复杂的关系。可是,各国中央银行以大水漫灌的方式救市,把净息差(net interest margin)推至极低水平,使得银行有更强烈的意愿加杠杠,提高收益率。某种程度上,金融监管部门近年加强审慎宏观管理,提高对风险资本金的要求,是为了应对货币宽松带来的潜在金融泡沫。由此可见,货币政策与金融监管是不可分割的两兄弟。

近年,中国金融业者也有混业经营的冲动。钱太多,利率低,资金找出路,市场出现各式各样的金融产品来吸收资金、转手投资,银行、保险、资管、信托等机构角式模糊。另外,传统的货币政策制定,是以央行和银行系统作为其理论基础。如今,在银行和非银金融机构已经不分你我、真伪难分的时候,对货币政策的效果和效率也带来一定的影响。也就是说,传统的监管框架可能已经跟不上现阶段的发展。有了这个大背景,便更容易理解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提出的各种政策方向中。大会已经开了,调子已经定了,今后,中国的金融监管模式能不能真正跟得上新时代的发展,需要处理好四个比较重要的“转向”。

首先,从“行业发展”到“专业监管”的目标转向。金融监管机构在监管和行业发展中的双重角色,源自监管部门成立之初。彼时,国内的金融市场处于起步阶段,金融机构中存在着强烈的计划经济思维,金融产品简单,金融行为以对内为主,金融交易并不活跃。因此,行业主管部门的面临的主要问题之一,不是金融“泡沫”,而是金融部门不能跟上经济发展对于金融服务的需求。这就在客观上需要管理部门承担大量的行业发展职能。在实践上,金融管理部门致力于放松管制和审批,并进行了大量的市场建设工作。这些都对境内的金融体系和金融市场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例如,在2002年末,全部债券市场规模只有人民币3.7万亿元,企业债券的发行仅限于重点国有企业。而在2016年末,债券市场的存量已经超过了人民币64万亿元,是当年的17倍,债券的种类和发行渠道也不断增加。

经过十几年的高速发展,金融体系快速成长。随着产品的丰富和市场深度的拓展,金融行业已经具备了相当强的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甚至拥有驾驭宏观经济起落的实力。但是高速的发展也带来了风险的积累,出现了个别金融机构经营行为过于激进、博弈监管、通过规避监管来放大杠杆、过度承担风险等问题。在这样的背景下,必须将行业监管与市场发展分割开来,让市场的归市场、监管的归监管。但是,对于监管机构而言,从十几年的“家长模式”中走出来,迅速转变为纯粹的、高水平的监管者,不仅仅面临技术上的挑战,更多是思想的挑战。

在这样的背景下,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提出了“恪尽职守、敢于监管、精于监管、严格问责的监管精神”,就是正视现实、推动监管机构角色转变的起点。在国外,很多监管部门为了提高专业水平,甚至愿意招聘行业翘楚、外国专家参与监管工作。下一步的工作,应该是建立一组拥有国际视野同时了解行业运作的专业监管团队。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