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Facebook

为什么应该让Facebook提供全民基本收入?

桑希尔:我认为,让利用广大用户免费提供的数据获利的Facebook做出更大的社会贡献,似乎应该说是公平的。

为每个人提供基本收入的想法有很多显而易见的缺陷,但也有一个压倒性的好处。这个想法确立了一个原则:每一位公民都是受到重视的社会成员,有权分享社会的集体财富。

自托马斯•莫尔爵士(Sir Thomas More)的《乌托邦》(Utopia)首次阐述这一主张后,500年来这个理念激发着激进的思想家们。在我们这个时代,随着我们为生活水平下降、财富集中以及技术变革可能引起的大规模失业感到不安,这个想法获得了新的共鸣。

但500年来,全民基本收入始终只是一个乌托邦幻想,因为它总是在无情的现实面前撞得粉碎。主要的反对意见是两方面的:原则性和可行性,它们可以概括为两个问题。

为什么人们什么都不用做就能拿到钱?我们怎么可能负担得起这种制度?

然而,设计一套基本收入机制,在保留其主要吸引力的同时最大限度减少缺陷,这是可能的。虽然并非刻意为之,但一套行之有效的模式已经在阿拉斯加施行了30多年。

1976年,阿拉斯加的选民投票通过一项宪法修正案,以该州初生的石油热潮带来的财政收入为资金来源,设立一只永久投资基金。几年后,阿拉斯加永久基金(Alaska Permanent Fund)开始向每个注册居民发放分红。

取决于基金的业绩,过去十年,每年给每位居民发放的分红金额从878美元到2072美元不等。除了名目不同,这实际上就是不考虑社会贡献或者财富的全民基本收入机制。

这个机制并没有像基本收入批评者担心的那样,造起大规模的怠惰。线索就在形容词——“基本”之中。这个得到两党支持的机制被证明日益受到人们的欢迎,并且被称为阿拉斯加政坛的“导电轨”,因为在这件事上找问题的任何政治人士都会触电。在最近的一次电话调查中,阿拉斯加居民称,这个基金最大的三个好处是同等待遇、公平分配和帮助陷入困境的家庭。尽管阿拉斯加因油价下降而受到冲击,但约有58%的受访者说,他们甚至准备缴纳更多的州税来保留这个基金。

尽管拥有自然资源,但以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计,阿拉斯加并非美国最富裕的州之一。然而,部分归功于年度分红机制,阿拉斯加是美国经济最平等、贫困率最低的州之一。

上月,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访问了阿拉斯加,赞美了该州的社会项目,称它们为“美国其他地方提供了一些很好的经验教训”。

就像其他硅谷企业家一样,扎克伯格相信,成千上万的工作岗位将会被无人驾驶汽车等新技术摧毁。他说,在这样一个世界里,我们需要发明新的社会契约。基本收入可能是答案的一部分。

一些人主张阿拉斯加是个特例,因为它只是分配了石油热潮的果实。但其他地方也可能找到其他财政收入来源来支撑类似机制。一些人建议开征地价税。另外一些人则建议开征金融交易税。

但还有一个潜在的收入来源,扎克伯格对此最清楚不过:数据。如果就像人们所说,数据是新的石油,那么我们可能发现了一个21世纪的财政收入来源。就如石油之于阿拉斯加,数据或许可以为世界带来一些东西。

就如扎克伯格建立强大社区的承诺一样,他对社会边缘化人群的关注值得赞誉。与我们大多数人不同,他拥有帮助解决当今这个时代种种问题的个人影响力。他运营着世界市值最高的公司之一,还拥有现成的数字讲坛,可以对Facebook的20亿全球用户阐述自己的主张。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