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人工智能

腾讯刘康:媒体行业也要适应人机交互

从写稿机器人到写诗机器人,机器对写作——这一人类思维最高级表现形式的介入,让人类惶恐不已。

【编者按】人工智能(AI)的发展影响着每个人的日常生活,经历了过去一年中对AI的忧虑和伦理讨论之后,新的一年大家越来越关注AI领域的创业机会,人工智能随之成为今年创投圈的新风口。那么,国外的机器人产业的发展对中国有什么样的启示?以及中国人工智能创业中需要注意什么问题等,FT中文网近期组织人工智能专题,编辑事宜,联系闫曼 man.yan@ftchinese.com。

“写稿机器人会让我以后失业吗?”

坐在我对面的是腾讯内容机器人项目负责人刘康,这是我向他抛出的第一个问题。尽管这个问题由我——一个报道人工智能动态的科技编辑提出来,显得颇为反讽。

短短两三年间,周围比我年轻的同行们,工作方式大多经历着剧变:传统门户纷纷转型成为内容分发平台,机器的介入让内容分发更加流水线化,个人内容生产者越来越多……

除了分发之外,一部分简单的原创稿件现在也可以由机器人代劳,机器写稿并不是今年这一轮人工智能热的结果。彭博、路透等全球各大新闻机构早已有可以快速生成财经新闻的软件。根据腾讯提供的数据,在2015年下半年开始应用的腾讯写稿机器人Dream Writer,如今在财经应用的发稿量已超过2000篇/天,包括每天的行情报盘和板块异动、大量的上市公司公告和财报,还有宏观数据报道。体育产量达到500篇/天的规模,包括篮球NBA、足球意甲、德甲、西甲、法甲、英超、欧冠等赛事实时报道,具体到小节赛。

从写稿机器人到写诗机器人,机器对写作、创作——这一人类思维最高级表现形式的介入,让人类惶恐不已。机器写稿每介入一个新领域,都会引起一轮“机器人会不会跟记者抢饭碗”的热议。几乎所有变革的初衷都是为了提高效率,却在后来的过程中极大地改变了行业生态。虽然人工智能可能永远没有办法代替记者实地采访,但未来可能真的不需要这么多媒体人了。

在“2017FT中国人工智能前沿发展论坛”上,我与腾讯内容机器人项目负责人刘康的访谈,自然围绕类似话题展开,顺带也夹杂了我个人私心——作为新旧交替时代的媒体人,怎样才能不被机器人取代?

“未来的资讯消费是分场景和效率的”

“工作原理还是得分场景”,刘康向我介绍Dream Writer的工作原理时说道,“我们最开始做财经的时候,是抓宏观数据、行情数据,比如股票类的财报类的数据,这种数据不是很有成本门槛的。然后到收盘的时候,它有一些股价的异动,板块的异动,甚至到个股的异动,都会触发一个指令让机器来写,我们会给它提前设置多种多样的模板,是通过多样的模板和机器对规则的学习来写东西的。”而体育新闻的机器写作则是另一套方法,刘康向外界介绍体育新闻的写作规则时常常会拿奥运会的跳水项目来举例,因为“奥运会的官方数据非常好”,用他的话来形容就是“颗粒度细”。比如说单人跳水有好多的动作细节,走板、起跳、水花等等,每一个动作都有难度系数,评委都会打分,“我们可以把每一个得分、数据还原成一个动作,你可以把它理解为一个表格,每一个分数就会完成一个动作、动作描述。但是怎么成文还是需要机器自己去根据上下文的语境,适配一些连词语气词,它还会根据分数的悬殊来选择一个合适的风格,比方说分数差距特别大,它就会给一些比较惊叹的表述。”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