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管理

混合万岁:让专才和通才各得其所

希尔:研究发现多元化团队胜过有才华的个人,这类发现是对经验、以及性别和民族多样性投下的另一张赞成票。

缺乏经验似乎是政界高级职位的新资格要求。

在法国,在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的新政党“前进”(En Marche)的多元化议员中,大概有一半人从来没有当选过。他们的有利条件:新鲜、愿意挑战成规,以及混合(mixité)。他们的不利条件:天真、可能缺乏纪律、依赖外部建议。

“感觉往往像是在参加雷诺(Renault)的入职座谈会,”一名原属法国社会党、如今转投前进党的议员抱怨道。他是在描述他们首次参加议会会议之前的周末讨论会和讲座。

不过,在政治上似乎奏效的东西在商业中受到怀疑。任命在某个领域拥有专长的人执掌另一个领域的一家公司或部门,仍被认为是危险的。深层知识仍是加入许多公司董事会的先决条件。

然而,冒着为政客迈克尔•戈夫(Michael Gove)在英国退欧公投之前的愚蠢言论(英国人“受够专家了”)背书的风险,不懂专业并不等于一无是处。正如智库Tomorrow’s Company在一份新报告中所言,“董事会里不需要了解具体主题的专家”。

更有甚者,一些研究表明,专家过多可能反而是危险的。

恰当搭配专才和通才的一个关键是区分专长与经验。一条法则是:宁可聘用经验丰富的非专家,也不要聘用经验不足的专家。

例如,许多评论人士曾怀疑,卡洛琳•麦克科尔(Carolyn McCall)能否将管理《卫报》(Guardian)所属的媒体集团时学到的技能,转移到易捷航空(easyJet)。不过,自从她2010年掌权以来,她本人和这家廉价航空公司都发展得顺风顺水。

麦克科尔也许不是专家型女飞行员,但谁也不会要求她开飞机。她在开辟新的增长途径和识别改进客户服务的机遇方面很有经验——她在卫报传媒集团(Guardian Media Group)和易捷航空都运用了这些经验。碰巧,英国航空(British Airways)和伊比利亚航空公司(Iberia)的母公司国际航空集团(IAG)的掌舵人威利•沃尔什(Willie Walsh)是一名合格的飞行员。很明显,这并非一项不相干的技能。但这也并非必要技能——自2010年以来,易捷航空的股价涨幅远高于国际航空集团。

通才缺乏深度,但他们可以用广度来弥补。麦肯锡(McKinsey)对从首席财务官升任首席执行官(几乎都是通过内部晋升)的人士进行了分析。

从定义上说,许多人缺乏第一手的运营方面专长。但这家咨询公司发现,得益于对公司员工和文化的熟悉,他们在制定详细战略方面做得更好。

技术专家在这方面表现得怎么样?近期研究证明,如果他们拥有太大权力和影响力,可能会令公司倒台。

学者胡安•阿尔曼多斯(Juan Almandoz)和安德拉什•蒂尔奇克(András Tilcsik)考察了美国小型社区银行的董事会。在遭遇不确定或复杂的局面时,那些银行业专家占比更高的董事会做出糟糕决定、甚至彻底失败的风险更高。

专家过多的董事会倾向于过于自信。抗议的声音被淹没——如果真有人抗议的话。Tomorrow’s Company指出,“外行可能会问令人尴尬的问题”,但只有在外行足够多、可以避免不知不觉地滑向群体思维的情况下才会这样。

当然,没有一名相关领域专家的董事会,可能会跟这类专家太多的董事会一样糟糕。被指责误导投资者的血液检测公司Theranos,拥有多位声名显赫的董事,但几乎没人掌握最新的技术专长。其中包括美国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他是一位博士,政治学博士、而非医学博士。即将于明年出版、以防止系统失效为主题的《崩溃》(Meltdown)的合著者蒂尔奇克教授告诫称,如果你没有真正懂行的董事,“你就做不成事:谁也无法回答非专家董事提出的任何问题”。

其他研究也认为,多元化团队胜过有才华的个人。鲍里斯•葛罗伊斯堡(Boris Groysberg)在他的《追星》(Chasing Stars)一书中写道,得到很高评价的股票分析师在换了雇主之后在工作上难以打开局面。原因之一在于,他们离开了由同事组成的支持网络,而要在不熟悉的环境下跟新同事合作。

这类发现是对经验、以及性别和民族多样性投下的另一张赞成票。批评人士已指出,在社会或专业层面,马克龙的新手议员们并不像他们看起来那样多元化。他们作为一个群体表现如何,仍有待观察。但他们向那些寻求改善表现的团队提出了一个新口号:混合万岁!

译者/何黎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