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金砖五国峰会

不应把“一带一路”倡议过度战略化

李开盛:“一带一路”作为一项经济工程在经济外交和经济对外开放方面有重要意义,但担当不起指导整体外交的重任。

在中国的官方话语体系中,“一带一路”被认定是“倡议”,而不是“战略”。之所以有此强调,一个可能的原因是,中国不愿意“一带一路”被外界认为具有政治、安全方面的含义,而是旨在推进中国与沿带沿路国家互赢互利的经济工程。故此,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2017年5月“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开幕式上特意强调:“中国愿同世界各国分享发展经验,但不会干涉他国内政,不会输出社会制度和发展模式,更不会强加于人。我们推进‘一带一路’建设不会重复地缘博弈的老套路,而将开创合作共赢的新模式;不会形成破坏稳定的小集团,而将建设和谐共存的大家庭。”

也有学者呼吁不必讳言“战略”。例如,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薛力曾在FT中文网发表题为《“一带一路”战略是大国阳谋》的文章,认为“一带一路”是新一届中国政府确定的对外关系顶层设计,是有规划、有落实手段、全面系统、将持续相当一段时间的对外关系整体性策略,因此不妨大大方方称之为“对外大战略”。

因此,当我们谈论要不要用“战略”一词来界定“一带一路”时,“战略”一词实际上包括两个方面的含义:一是指政治、安全;二是顶层设计。顶层设计好理解,至于赋予“一带一路”以政治、安全内涵,就是视“一带一路”为实现某种政治、安全目的的有效工具,如通过“一带一路”下的投资使与中国有主权争端的国家“噤声”,或是使它们与中国建立更加友好的联系,而不是站在美国一边牵制中国,等等。

但在笔者看来,无论是从哪个方面看,都不应把“一带一路”过度战略化。赋予“一带一路”过多的战略目的与色彩,对“一带一路”本身以及中国的整体外交并无益处。

应该说,“以经促政”想法很正常,而且国际关系中利用经贸手段达成政治目的的事情亦属常见。只要不违反公认的国际规范,就是合法合理的。特别是对中国这样一个国家来说,在外交关系中突出使用经贸手段看起来也是顺其自然之举。一国对外交往手段无非几种,一是硬实力,包括军事力量与经济手段;二是软实力,即自身在政治制度、历史文化和生活方式等方面的号召力。使用武力手段既受到国际规范的限制,也不是中国的偏好(不像美国人那样动不动就诉诸武力),在这方面保持克制也对国际社会有利。而在软实力方面,目前中国也不拥有明显优势。当前中国所拥有的有效手段,就是因为持续崛起而带来的经济力量。

在国际关系理论中,亦有主张以经贸促外交的新功能主义。根据这种理论,一种领域的合作可以“外溢”至其他领域。二战后欧洲合作的达成,就是法德由煤钢合作做起,最后再建立欧盟,并致力于共同的外交与安全政策。这种思路对中国尤其适用,因为中国人是一个典型的“经济民族”,其思维与行事方式中有着对于经济手段的深层次偏好,相信诸多事务与问题均能通过经济手段“摆平”。国内权钱交易的一度盛行,以及海外华人善以经济手段立足而短于政治参与,亦反映出中国人的这一深层次思维与处事方式。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