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乐尚街

与儿子游希腊

罗素:我俩走近2400年历史的古城门,仿佛穿越时光,发现自己置身杂草丛生的公园,里面野猫杂窜,有一块纪念残碑。

那是个春天下午,我与16岁的儿子内德离开雅典卫城(Acropolis),来到阿古拉古集市区(Agora)闲逛,而后沿着雅典昔日诸多传奇名人的足迹、经由泛雅典之路(Panathenaic Way)前往比雷埃夫斯港(Piraeus)以及周边地方游玩。一路上,现代的东西不时“鸠占雀巢”:一条铁轨长期“占据”了Agora古集市一隅,占据了历史悠久的泛雅典之路上游两旁的几个小贩正沿街叫卖。但我俩走近连接雅典古城(残存城墙至今依然十分壮观)、具有2400年历史的古城门时,历史仿佛在这里戛然而止(其他游客也是如此感受):我们发现自己置身于杂草丛生的公园,里面野猫杂窜、野花遍布,还有一座昔日的大理石纪念残碑。

我们父子俩所在之地是安葬古代雅典人的凯拉米克斯公墓(Kerameikos),这是全世界最为著名的考古遗迹之一。但它如今早已废弃不用,我们唯一的“邂逅”是一只正享受春日和煦阳光的乌龟。总之,此处正是我们随行导游鼓动我们追忆雅典2500年悠久历史、也是时刻提醒我们雅典历史与艺术永远休戚与共的不二之选。

我们希腊之行的内容是在五天之内全方位感受古代雅典。我大学专业是古希腊古罗马文化研究,内德也打算“子承父业”。与导游海因里希•霍尔(Heinrich Hall)第一次见面,我就明白若要重振古希腊古罗马文化研究辉煌的话,非这位老兄莫属。这位身穿粗花呢夹克衫的德国考古学家酷爱荷马式的讲故事方式以及爱尔兰式的抑扬顿挫感(这一切都拜其在爱尔兰都柏林大学学院(University College Dublin)学习所赐),他对雅典文化的一切都顶礼膜拜。

在凯拉米克斯公墓约一个小时的游玩中,我们跟随霍尔以及其满怀激情的希腊同事诺塔•卡拉马乌娜(Nota Karamaouna)绕古城墙而行,聆听他们的娓娓讲解。在午后和煦的阳光下以及在一群群蝴蝶的相伴下,他俩的讲解让古老的遗迹立马鲜活起来:我们知晓了摆阔与雕刻墓碑斗富的年代以及节衣缩食的年代————古希腊的兴衰交替史。我们也了解了传奇立法者、最早实行“解负令”的梭伦(Solon)。最重要的是,我们知道了是谁主持建造了雅典古城墙————足智多谋的地米斯托克利(Themistocles),他是公元五世纪黄金一代军人政治家中的一位,他的民粹主义理念使其传奇故事至今仍具借鉴意义。

地米斯托克利主政雅典时,“生逢”全球历史的重大转折点————在雅典以西的萨拉米斯岛(Salamis)海战中一举击败不可一世的波斯舰队。旅途中我有好几次站在雅典的山头,放眼就能望见几英里蔚蓝大海(荷马笔下描述)之隔的萨拉米斯岛,想象成百上千艘三层木浆战船鏖战的场景,这是决定整个西方生死存亡命运的一战。为了最后的胜利,能言善辩的地米斯托克利不得不说服国人放弃雅典城,以避开波斯国王薛西斯(Xerxes)入侵大军之锋芒,并把全部希望寄托在组建不久的海军上————地米斯托克利舌战群儒精彩绝伦!后来,他又发挥自己的智慧让国人相信雅典有能力重建被波斯人摧毁的城墙,同时阻挠其它希腊城邦国家(尤其是斯巴达)的崛起,而斯巴达时刻警惕提防雅典重建铜墙铁壁。地米斯托克利重建城墙的遗迹如今依然耸立在现代雅典中心城区。其中一段城墙就在我们入住酒店的地下室展出。然而即便我们叹服于他的丰功伟绩,导游却一再提及其最终的悲惨命运:他最后正是被其同盟军————雅典的激进民主势力所推翻。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