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国企

国际投资者支持把党委写入中国国企章程

包括贝莱德和富达在内,今年一些大型资产管理公司对于中国国企修订章程、使党委地位高于董事会的决定投了赞成票。先锋和挪威央行投了反对票。

披露资料显示,今年贝莱德(BlackRock)和富达(Fidelity)支持中共把自己写入公司法。世界上一些大型资产管理公司对于给予中共高于国企(SOE)董事会的地位投了赞成票。

逾30家在香港上市的中国国企——其市值总和超过1万亿美元——迄今已修订了公司章程,将中共、而并非中国政府置于各个集团的核心地位。预计将有更多国企会这么做。这是北京方面旨在提升国企效率和透明度的计划的一部分。中国国企的产值约占全国经济总产出的五分之一。

对国企而言,党委一直是一条广为人知、但未成文的事实,让党委从阴影中走出来的决定导致国际投资者们陷入深思。国际上对他们施加的压力越来越大,要求他们勇敢地面对公司董事会。

修改章程的公司包括国有石油公司中石化(Sinopec),以及包括世界上资产规模最大银行中国工商银行(ICBC)在内的中国四大国有银行。许多高管在投票之前会见了大型投资机构,敦促其投赞成票,这表明他们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的敏感性。

英国《金融时报》看到的披露材料显示,先锋(Vanguard)和挪威央行(Norges Bank)控制的基金对中共被纳入公司章程投了反对票,而贝莱德、富达和英国的资金管理公司施罗德(Schroders)投了赞成票。

这三家机构支持中国工商银行对章程的修订。新规则对党委作用的描述是“确保和监督党和政府的政策和指针在工行得到贯彻落实”。

贝莱德亚太投资管理团队主管布鲁•本内特(Pru Bennett)表示,对工行修改章程的投票表决是贝莱德对与各公司互动的努力的一部分。

“我们从最符合客户利益的角度投票,这样可以保护长期的股东价值,”她说,“尽管中国国企的某些公司治理结构不同于我们在发达市场看到的主流情况,但我们把这个视为国家层次的风险。在对中国投资时,这一风险已被考虑在内。”

上述投票是在各家公司的年度大会上进行的,还需要得到三分之二的多数股东同意才能通过。尽管在国有股权占多数的情况,获得通过并非难事,但大多数公司寻求很高的通过率,以使他们在国内“获得脸面”。

不过,根据英国《金融时报》的计算,中国建设银行(CCB)位于香港的非国有股东的44%对上述动议投了反对票,工行的这一比例为29%。

富达亚太股权资本市场与公司融资业务主管科斯蒂•麦克塔格特(Kirsty Mactaggart)表示,一群投资者依照具体情况具体分析的原则,审议了所有的章程修订内容。

“我们的大体意见是,我们支持提议的修订内容,这可能会提高一家公司的决策流程的总体透明度,而且也跟中国政府的国企改革议程保持了一致,”她接着说。

许多投资者已认识到,让中共的介入公开化,可能会有利于股东们更好地理解党委所扮演的角色。

“党委始终在那里,”亚洲公司治理协会(Asian Corporate Governance Association)秘书长艾哲明(Jamie Allen)说,“在公司内部,党委显然使董事会的角色变得复杂,但在另一方面,我们希望(披露)能给党委所做的事带来更大透明度,这将产生积极意义。”

然而,并非所有投资者都认同这一点。

“接受隐藏在阴影下的事物,并非总是对待阴影的最好办法,”一位对章程修订投了反对票的投资者说,“有时你必须采取坚定立场——不能仅仅一直要求获得更多披露。”

译者/何黎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