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金融危机10周年

异动的国库券:华盛顿煤矿坑里的金丝雀

邰蒂:就像2008年,市场正在应对生活在“爱丽丝梦游仙境”中那种世界的诅咒,越来越难以为风险和不确定性定价。

在正常情况下,美国国库券市场似乎乏味至极。毕竟,政府融资这一块被认为是极为安全的;它是平庸的资产管理公司存放现金的地方。

但在最近,美国国库券市场似乎不太“正常”——至少在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主政白宫情况下是不正常的。上周初,美国四个星期期限的国库券收益率突然逼近1.3%,涨势之猛为2008年以来所未见。

这是因为市场担心特朗普政府无法争取将美国19.8万亿美元债务上限延期,从而可能导致美国财政部到今年10月初耗尽现金。

实际上,由于市场上焦虑情绪浓重,美国第五大货币市场基金Federated Investors向英国《金融时报》表示,它因过于担忧而不敢购买到期期限处于危险范围的美国国库券,虽然正常情况下它会大肆抢购这类国债。但在上周三,在特朗普意外地与民主党领导人达成债务上限延期的协议之后,紧张情绪被延缓了。不出所料,美国国库券收益率暴跌逾17个基点,重新回到一个月前的水平。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好消息。上周的事件已经再次向投资者表明,特朗普的行动力远小于其宣称(或者推文所说)的那样。特朗普早先宣称,只有在国会同意为其墨西哥边境墙提议提供资金后才会提高债务上限。别当回事,这番话显然已被抛到脑后。

但在另一个层面,上周发生的事情也令人深感担忧。当2011年和2013年爆发债务上限危机的时候,美国国库券并未像现在这样波动;实际上,上次国库券这样波动是在金融危机期间。

幸运的是,现在一点儿也不像要爆发金融危机的样子。但上周的事件揭示出一个关键事实,如今就像2008年一样,市场正在全力应对生活在“爱丽丝梦游仙境”中那种世界的诅咒——人们越来越难以为风险和不确定性定价,因为正常规则被撕毁。

想想吧。2008年次贷危机爆发的时候,投资者对金融的认知被颠覆:“安全的”银行倒闭;本应流动性充裕的市场冻结了;高评级的投资工具产生了巨大的亏损。然后到了2010年,这种“爱丽丝梦游仙境”的感觉蔓延至经济学,因为利率出现了负值。没有人知道会发展到什么地步。

现在,类似情景正在政治领域重演。当然,华盛顿部分部门似乎仍然是“正常的”:许多机构依然稳健;白宫里有头脑清醒的官员正在努力推动经济改革和稳定的外交政策;特朗普表示他决心避免债务违约,因此“我们总是会在债务上限(提高)的问题上达成一致”,即便这意味着与民主党人缔结协议。

但特朗普的做事方式似乎也日益反复无常、不可预测和乖张。毕竟,上周本应是特朗普捍卫税收改革的时刻,但他却出人意料地因聚焦于移民问题而登上新闻头条。上月,特朗普本应召开记者招待会谈论基础设施改革,结果计划被打乱了,他谈论的是弗吉尼亚州夏洛茨威尔(Charlottesville)事件。

现在特朗普团队正在要求国会准备通过税收提案。但特朗普还要求国会在6个月内发布移民法案,这有可能让其他所有提案受影响。与此同时,朝鲜危机又让特朗普转移了注意力,针对他与俄罗斯接触的调查正在抓紧进行中。

这让投资者很难就12月15日债务上限协议终止后可能会发生什么情况的问题进行风险定价,从更宽泛的意义来说,他们很难就特朗普任期的风险进行定价。例如,博彩网站Ladbrokes目前认为特朗普有50%的几率遭到弹劾,但也认为他很可能赢得2020年总统大选。投注者已经不知道哪种情况可能发生、哪种情况可以排除掉。

有鉴于此,美国国库券收益率上周剧烈波动就不足为奇了,同样不奇怪的是,许多资产管理公司悄然对冲投资组合;还有,一些今年早些时候与白宫合作的企业领导人纷纷批评特朗普在移民问题上的立场,以维护自己的名誉。市场表面上似乎波澜不惊,但不确定性——和脆弱性——正在累积。那些一点儿也不乏味的美国国库券就好比是华盛顿煤矿坑里的金丝雀。

译者/裴伴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