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FT大视野

FT大视野:特朗普给高盛带来契机

曾从美国纳税人获得巨额纾困资金的高盛,希望白宫再次伸出援手,这一次的“问题”是让高盛受不了的沃尔克规则。

2010年末,当高盛(Goldman Sachs)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劳尔德•贝兰克梵(Lloyd Blankfein)抵达美国国会雷伯恩(Rayburn)办公大楼时,他很受伤。他执掌的这家银行当时被视为华尔街不当行为的生动例证。之前几个月,该银行被监管机构起诉,遭到立法者批评,接着又因《多德-弗兰克法》(Dodd-Frank Act)通过而受损,该法将以防范另一场金融危机为名,限制该行的自由。

贝兰克梵是来会晤该法的起草人之一、马萨诸塞州民主党人、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主席巴尼•弗兰克(Barney Frank)。高盛对这种新的监督机制感到担忧,但不能表现出态度顽固。“我支持明智的监管,”贝兰克梵在那个不公开会议上时表示,试图表现出一种愿意合作的态度。弗兰克讽刺地回答:“我支持愚蠢透了的监管。”

如果说奥巴马执政时期让高盛在华盛顿的日子变得难过的话,那么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当选带来了一个新的开端。特朗普不仅批评“扼杀就业的监管规定”,还让两位高盛人担任金融监管领域的排头兵:贝兰克梵的前副手加里•科恩(Gary Cohn)现在担任国家经济委员会主席,曾在高盛担任首席信息官的史蒂文•姆努钦(Steven Mnuchin)现任财政部长。

华盛顿新团队出现的时机对于高盛而言再重要不过了。2008年从美国纳税人获得100亿美元纾困资金的该行,正希望特朗普政府再次伸出援手,这一次的“问题”是在高盛看来让人受不了的监管,这种监管加剧了该行目前的交易困境。

多年来,高盛赚钱机器的主要引擎一直是证券交易,这是贝兰克梵和科恩赢得声望的部门。它现在仍是最大收入流之一,但正遭遇困境。这在一定程度上归咎于交易员今年做出糟糕判断。但困境的根源更为深刻。危机后监管妨碍了这项业务。2007年,高盛来自债券、外汇和大宗商品的净交易收入达到162亿美元的峰值。去年,虽然有一些重组的影响,但是大致对应的收入为76亿美元。高盛的交易业务已大不如往昔,尽管仍然非常赚钱。

高盛眼中的主要罪魁祸首是“沃尔克规则”(Volcker rule),即禁止银行使用自有资金在市场操盘。禁止所谓的自营交易的想法——由美联储(Fed)前主席保罗•沃尔克(Paul Volcker)提出——是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建设堡垒防范需要公众纾困的未来危机举措的核心。但禁令的最终形式(长达964页的法规)受到各银行的批评,称其混乱且过于复杂,扼杀了本该允许的做市活动。

贝兰克梵上月称,沃尔克规则“极为繁重”,他抱怨称,它“让坐在交易桌前的人们非常紧张”。其他高盛内部人士私下里更不客气,批评沃尔克规则就是想要了高盛的命。

高盛拒绝讨论其游说活动,但表示:“正如实施(沃尔克)规则的很多监管者所承认的那样,是时候重估这项规则。”英国《金融时报》根据对近50位政策制定者、银行家、游说者和律师的采访,梳理出了高盛的努力。据他们介绍,该行正咄咄逼人地推动削弱——甚至废止——沃尔克规则,以便重新获得交易优势。

美国财政部一位官员表示,高盛正“全力投入这件事”。“他们今年的单一焦点就是沃尔克规则,超过其他任何银行,”某家竞争对手的华盛顿主管表示。提倡加强监管的Better Markets的丹尼斯•凯莱赫(Dennis Kelleher)表示,“高盛一直是霸气凌厉的大型交易商,希望为了赚大钱而承担巨大风险和巨大杠杆。”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