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百度

百度的兵工厂

周掌柜:百度把“服务用户”的竞争片面理解为“武器竞赛”,就会像一个兵工厂持续生产武器却失去道德认同一样。

百度似乎是一家被敌人包围的公司。近期的一个“敌人”是一个叫“酷玩实验室”的自媒体账号。这家草根自媒体号称拥有100万粉丝,创始人看起来是一个理工男,但有着草根逆袭的动人经历,由于对百度持续而大尺度的批评被后者愤然告上法庭,索赔500万人民币。导火索是一个一般人难以证伪的“涉黄”故事。

和之前魏则西事件、血友病吧事件、百度地图事件不同,客观的说,这次牵涉百度的仅仅是它投资的一家公司,法理和事实上百度没有关联责任。从百度人的角度看来,自己的品牌不应该被这样拖进泥潭。或许由于这样的逻辑,百度的公关机器表达了前所未有的愤怒。

对方并没示弱。8月22日连续发表两篇文章进行反击,一篇是《虽然我们被百度告了,但理工男相亲我们还要接着做!》,用这个定位来拉拢理工男对抗几万理工男的百度;另一篇《我就是那个骂百度的公众号。百度向我索赔500万,但我没有500万》同样犀利,最引人注目的是第一条评论“百度若真的赢了,我们给蛋蛋姐众筹500万,同情的点我赞”,这个留言获得了数万点赞。当然,声援百度的也有“三表龙门阵”《百度让你赔500万真心不冤》,获得百度员工大量转发。

有业内人士评论说:“从危机公关的角度,无论官司结果如何,百度在这场对抗传播中都已经输了,而且可能是一次对危机的误判”。因为即使百度证明了自己没有“邪恶动机”,但强化了其公众心目中的“道德瑕疵”。即使百度辩驳了自媒体对其“作恶”的指责不合理,并没有对公众正面的树立起一家伟大公司应该有的“正直构建力”。

的确,近年来百度一直在与公众情绪抗争,备受“有技术没品格”的争议。在本文中,周掌柜战略咨询团队将从这样一个琐碎的口水仗切入,探讨百度以及腾讯、阿里这样超级品牌崛起的风险和挑战,进而从战略思想的大画面审视百度的困境与得失。为什么痴迷于技术的百度失去了人心?AI战略是否能引领百度浴火重生?百度的成功靠用户还是“武器”?这也是我们团队在调研中发现读者最关心的问题。

百度与海

大公司其实都会有一个敌人,就是公众对其伟大的期待。

这一点在公司很小的时候,创始人和领导团队往往欣然接受,可等公司长大了,特别是背上了绩效的KPI之后,他们一般会情不自禁的反感起来。

类似的情况也曾发生在阿里身上。2014年9月上市的阿里,在2015年1月就曾经被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指责没有采取足够的措施阻止假货销售,阿里巴巴投资者曾委托美国律师事务所Pomerantz LLP对此事进行调查,阿里的股价更是一度跌至89.31美元,市值因此损失220亿美金。这个惨痛的经历堪比魏则西事件对百度的影响。

知情人士透露说,阿里当时对工商总局的批评非常紧张,但是由于毫无退路,马云选择强势回应,质疑一位官员言辞不当。可随后的迹象显示,阿里和监管部门达成了很好的了谅解和协商。

曾经参与过阿里此轮危机公关的一位顾问回忆说,从政府沟通的角度,当时的阿里没有太多牌可以打,但是在焦虑中,突然发现公关团队一个此前一直不太被看好的宣传动作可能会起到很好的作用。这个被忽略的公关事件就是现在大名鼎鼎的“淘宝村”。面临假货危机的阿里,最后成功通过“淘宝村“的战略传播,获得了监管层的认可,赢回了相当一部分公众舆论,这是一个经典的危机公关案例。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