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教育

台湾高中课纲“文白之争”的深层焦虑

程晏铃:过去几次课纲修订,文言文的篇数与比例逐年降低,真正的问题不是去中国化,而是考试引导教学的焦虑。

台湾高中课纲“文白论战”,僵持不下的结果,是维持课纲草案的规划。

台湾教育部9月10日召开第七次“高级中等以下学校课程审议会审议大会”,由教育部部长潘文忠亲自主持,历经马拉松式讨论,47位课审大会委员才在晚间八点决定维持108课纲研修小组的原本规划,也就是从现行课纲文言文比例45-65%调降为45-55%,为延续三周的白话文与文言文之争画下句点。

国教署署长邱干国指出,9小时马拉松审议后,四个修正动议:“删除全部文言文比例”、“除中华文化基本教材之外,三年课程平均要到40到50%”、“除中华文化基本教材之外,三年课程平均30到40%”、以及普高分组会议“文言文比例以30%为上限”都有提出,但超过三小时讨论后,四个议案表决都没有过半数,因此维持课纲草案规划。

此外,课审会也决议删除中华文化基本教材的选材范围,让中华文化基本教材不只限于《论语》、《孟子》、《大学》和《中庸》。

过去两到三周,有中研院院士邀集文坛大家与跨界专业人士发动连署,超过五万人反对大幅调降文言文比例,强调课纲修订应回归教育专业。

另一边是台湾本土作家钟肇政等人领头,坚持调降文言文比例,以增加台湾文学内容,强化台湾主体性。也有家长团体跳出来诉求将教材分成A、B两版。学生社团也在前一天连署,强调文言文比例下修,才有更多空间可以加入探讨族群、阶级和性别议题等文学。

这次维持研修小组的草案,对连署的学者们而言回到了教育专业的讨论。国语文领纲研修小组成员蔡晓枫解释,研修小组当初选择文言文比例调降到45%到55%,是经过两年讨论,对全台高中老师回收8500份问卷调查教学需求,加上因应降低的四个学分数与授课时数,搭配基本不同文类的选择与流变,才决定降低。

事实上,摊开过去几次课纲修订,可以发现从部编本开始,文言文的篇数与比例,逐年降低。

选文篇数部编本70篇,99课纲下修到40篇;101课纲30篇到现在108课纲的20篇。在研修小组订定的课纲中,文言文比例也从99课纲的55到65%;101课纲的45到65%,108课纲为45%到55%,而部编本时期,文言文比例超过七成。

东华大学华文系系主任须文蔚认为,这意味着政府有意识地希望减少文言文比例,减轻学生负担。

走访教育现场,其实文言文争议,真正的问题不是去中国化,其实是对台湾面对考试引导教学的焦虑。“这是集体的焦虑,”泰山高中国文老师许家瑞,为文白争议下了这样的注解。

对文言文反感来自于考试引导教学

教学现场的学生,同样承受如此焦虑。

高中生几乎人手一本的抢救国文大作战,参考书、考古题像是各种焦虑纷陈,各种文章挖空等着被填满,“看到文言文只想赶快背下来,考完都忘光,要赶快记下一科的东西,”台中新民高中学生陈怡岑想到每次段考要考默写,都很崩溃。

泰山高中三年级,自然组学生朱桓显则对文白比例不太在乎,对他而言,学会阅读文言文是升学考试必经的过程,同时也能培养基本识读能力。“到了高三,看古文就莫名其妙看懂,以前学的东西有用到,”朱桓显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地说,原本国中学文言文很痛苦,但到了高中却学会推敲文言文的文意。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