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经济学

警惕经济学界对女性的歧视

科伊尔:对女性的歧视深深地嵌入了经济学的文化和规范,如果男经济学家对此无动于衷,他们就将是歧视的同谋。

对大多数人来说,经济学家是在报纸上或电视上接受采访的家伙,时不时抛出各种首字母缩略词,说着0.3%这个、10%那个的套话。他们通常是男性,很少注重自己的外表,不知为什么总是信心满满,而且有点乏味。

这批人其实可能是粗俗的厌女症患者吗?美国本科生Alice Wu的一篇研究论文最近因为经济学家贾斯廷•沃尔弗斯(Justin Wolfers)的援引而受到广泛关注,这篇文章分析了研究生们喜欢的在线论坛“经济学就业市场传闻”(Economics Job Market Rumors, EJMR)上用户最常用来形容男人和女人的词汇。用于描述女性的话语往往带有性色彩和贬义。而用于描述男性的词汇主要跟工作相关——除了“同性恋”和“同志”以外。

EJMR论坛以聚集了大量讨人厌的喷子而闻名。对这一最新研究的建议之一是不理睬这种行为,因为严肃的人不会真的拿它当回事,每当女性在网上遭遇语言暴力或与性有关的辱骂时,往往会收到这一建议。网络文化确实普遍存在厌女症喷子的问题,例如最近剑桥大学(Cambridge)古典学者玛丽•比尔德(Mary Beard)因身为女性竟敢十分了解罗马时期的不列颠而遭到攻击。但除了建议女性闭嘴忍受侮辱的讽刺意味以外,该问题不应被经济学界忽视,它远不止是某个研究生论坛上的一个肮脏角落。

首先来看数据。在英国,约有28%的经济学学生是女性,而且该比例呈下降趋势。在这个领域,资历水平每上升一级,女性学者的比例就随之降低;这些比例随着时间推移保持不变就算好的了,而且比不上其他大部分学科,包括其他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美国的数据与此相似。

天生的分析能力并不是解释。如果是这样,自然科学在性别平衡方面的数据应该与之类似。一些经济学家认为这反映了女性的偏好。但认为比起金融危机和数字商业模式,女性更喜欢文学和心理学,未免也太傲慢。年轻女性与男性一样,对世界的状态感兴趣。

榜样的缺乏可能是部分原因。如果一位对经济感兴趣、勤奋好学的女学生打开英国《金融时报》,她只能偶尔在上面看到女性掌权人物的照片——尽管幸亏有克里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玛格丽特•韦斯塔格(Margarethe Vestager)和珍妮特•耶伦(Janet Yellen)。就算没有对进一步深造感到气馁,她也会相对较少在高校选修由一名女性教员执教的经济学课程。

更有可能的元凶是这门学科的文化,这也是为什么EJMR论坛上使用的语言非常重要。那些施暴者没有受到挑战,也不预期会受到挑战。虽然没几个成年男性经济学家会梦想亲口说出这种话,但他们营造了一种咄咄逼人的、对女同事态度傲慢的学术文化,并与之沆瀣一气。少数人觉得有权使用这种语言,因为这是他们眼中所见现象的夸张版。

经济学研讨会往往是充满敌意的场合,各方只顾自己“得分”,对别人发起咄咄逼人的挑战,其激烈程度是其他许多领域简直无法想象的。资历较浅的女性几乎不开口说话。女性写的论文经常被按照更高标准受到评审,且需要更长时间才能发表;而在学术界,发表论文是职业前景的一切。同行评议给“同行”带来回报,而他们主要是男性。这些现象并非经济学独有,但数据显然说明该领域的问题格外严重。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