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北京的无奈

“北京的无奈”系列之三:住宅小区分区的“窘三角”

黎岩:如果不承认事实上存在的阶层差异,甚至试图去抹平,那么分区隔墙只是开始,类似管理窘境还会在其他领域浮现。

这直接造成了大城市的服务业后续增长乏力。从规律上说,服务业的增长应该能够抵消一产和二产的减少,逐渐成为城市的直接经济动力。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都在十年前就达到了三产占比超过75%,而在此后却发展缓慢,每年只有零点几个百分点的攀升。服务业在多年累积下并没有实现升级,一拨新人替旧人,浙江绿城纵火案就是一个极端化的典型事例——虽然财富的积累已经将业主推上了一个新的阶层,但是他并不能享受到这一阶层理论上所应有的服务。

更值得警惕的是,所有起初就有问题的政策在执行中发生的问题都无法彻底化解。最终只能靠绥靖或妥协,使得明火变成暗火。让争执双方不断去寻找政策的边缘线。例如,建起区隔会不符合消防安全的要求,但是种上加密的带刺灌木、铺设带石台的步道、改造成环绕小区的景观水系……这些做法都不背离于现行政策,也同样能起到区隔两个小区的作用。而一旦这些做法被付诸实施,就会又是一轮新的争执,以及新争执下政策执行者的无所适从。

根据以往的经验,当事态已经进入搁浅状态中,只能从第三方身上寻求解决。在这一次的迷局中,能够进行斡旋的就是开发商。

一家2016年开盘的混住小区,开发商为了节省费用,把限价房的绿地面积大部分都设在屋顶,限价房业主向外看去,是一片密集的水泥森林,而他们楼顶上的葱葱绿植平时被一圈大锁牢牢锁住,根本上不去,只能起到在竣工验收时计算为绿化面积的作用。随着玉璞家园业主的纷争,这个小区也有零星上访投诉的事件发生,开发商为了避免事态进一步严重,主动贴出了公开信,提出要改善限价房业主的居住条件,并最终取得了限价房业主的同意。

而在纠纷最严重的玉璞家园,开发商龙湖又投入了一笔不小的资金,用来改善限价房的绿化条件,并自愿出资修建市政道路后免费捐给政府。这条道路修通后,限价房业主将能够从为他们开辟的小门直接到达三环主路。这本是限价房业主诟病的最核心问题——西宸原著的业主一出大门就能上三环,交通便利。但是玉璞家园的业主从小区门出来后却是一条路况复杂的小路,遇到高峰时段铁定拥堵。

不过,龙湖的境遇不一定能有上面提到的这家开发商那样顺利了。现在双方业主已经把小区围墙作为极端化的眼中钉,些微变通和改善并不足以使得双方得到平复。

这也是窘局中最艰难的一类——当某处已经成为了同一类问题中的代表者,就等于失去了妥协的机会,剩下的只有双方间非此即彼的角力。而最终也并不能有任何一方从中获胜,自带冲突体质的政策天花板注定了各方决斗到底的结果只能是同败俱伤。

(作者系资深媒体人。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责任编辑邮箱:tao.feng@ftchinese.com)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