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金砖五国峰会

争议东三省:与其扶持,不如放手

胡月晓:激发经济行为主体的积极性,靠的是放松。对东北而言,“断奶”并不可怕,只要放手,东北自会前行。

编者按:宏观经济调整之下,东北经济困局近年引发会持续关注,近期北京大学林毅夫团队《吉林报告》再度引发讨论热潮。东北经济能否破局?经济学能够提供什么帮助?东三省经验对于中国改革有何启示?FT中文网近期组织《争议东三省经济》专题讨论,编辑事宜联系徐瑾 jin.xu@ftchinese.com

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曾说过,共同富裕并非同步富裕,要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邓公此言,用经济学的解释就是:中国疆域宽广、各地要素禀赋差异大,经济发展条件不同、层次多,发展不平衡。

梯度发展下的东北“背运”

非均衡发展是大国经济经济体的必然现象。中国经济的多元性是有目共睹的,经济结构是公认的“二元经济”,李克强总理说是“三元经济”,还因此于1996年获得了中国经济学界的大奖——孙冶方奖。可见,中国经济发展存在很大的差异性。上场跑的选手实在太多,空间有限,选手间身体素质差异也大,只能让跑得快的人先跑,“东北”这个选手,很不幸地落在了后跑的位置上。

东北经济的问题,不是今天才引起市场的关注。早在2003年,东北地区经济尚在和全国增长水平不相上下之际,因产业竞争力散失和企业效益的普遍滑落,东北“塌陷”就一度吸引了全国人民的眼球,占据了全国许多媒体的焦点。如何振兴东北,从那时起就成了社会各界的关注点,政府自然也是相当地重视,不仅出台了大量的扶持政策,国务院还专门成立东北振兴工作领导小组,并在国务院成立了专门的工作落实机构——“东北振兴办”;按照该领导小组的级别,落实办公室的行政级别也为委部级别,规格极高,领导小组由时任国务院总理亲自挂帅: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任组长,副总理黄菊和曾培炎为副组长,26个委办局一把手为组员。不过,随着后来国家区域发展政策的调整,东北振兴办和后来西部开发办一道,被降级调整为发改委下属的一个司:东北振兴司。

从也已出台的各类振兴东北经济的政策实践看,“对症”多、“见效”少。政既对症为何还会效少?笔者认为,东北经济资源外流的产业“空心化”现象,是中国经济梯度发展规律作用下的产物。梯度发展意味着非均衡发展,非均衡发展常伴随着领先地区从后进地区吸收资源的现象,从而导致后发地区经济的困难甚至萎缩。地理、气候、市场、人口、资源、历史、文化等多种因素的综合影响,注定了东北经济发展的“背运”——在全国经济赛跑中并不处“领头羊”位置。

振兴东北14年

东北振兴专门机构成立后,十几年间为东北发展开出了不少“药方”:从区域经济发展规划、地区产业调整规划,到各类金融、财税扶持政策,进而部门行政支持和民生保障政策,进一步还有经济管理体制变革等各类开放、搞活的特殊政策等,涉及经济和社会发展、政府管理等方方面面。“振兴办”还协调各种资源、调动各种关系,对接全国甚至海外各种经济发展资源,为东北经济发展在微观(企业层面)、中观(产业/行业层面)和宏观(体制层面)全方位动员、多领域布局,更不用说直接的资源投入了。如2016年5月,国家出台了投资规模达1.6万亿的东北“除锈”计划。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