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全球经济

2017年国际贸易领域还会发生哪些事?

中美贸易战是最大担忧,此外还有英国脱欧带来的不确定性,以及围绕亚太区贸易协议、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等的博弈。

让我们看看2017年余下时间有哪些贸易动向:

特朗普与中国的贸易战

这是悬在全球经济头顶的最大问题,也是最大风险。

在主张对华强硬的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出局之后,人们就忍不住想要宣布特朗普政府的经济民族主义已死。但这忽视了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是怎样一个人——他是一个本能的保护主义者。正如我们近来所了解到的,对于中国,他更想要的是“关税”而不是交易。他还认为打击中国是向其基础选民履行他的“美国优先”承诺的关键。

他仅面临这几个障碍:他的手下、国会里的共和党人以及总统行政权的限度。而这几个障碍都非常有分量。他竞选时声称要对中国货物征收45%关税的承诺,已经变成对中国知识产权做法展开调查。

我打赌短期内这些力量——以及美国的首席执行官们——将继续缓和总统在贸易上的火气。不过眼下华盛顿有很多人叫嚣着要在贸易上惩罚中国。

英国脱欧带来的贸易不确定性

关于英国即将离开欧盟最引人注目的事情是,我们居然仍对脱欧具体会带来什么后果知之甚少。全民公投可是一年多以前的事了。

特里萨•梅(Theresa May)依然面临着党内阻力。自由民主党(Liberal Democrats)的智者兼领导人文斯•凯布尔(Vince Cable)依然认为脱欧可能不会真的发生。

现在似乎可以放心地预言,2017年余下时间会出现更多噪音、甚少进展,而这将继续对贸易和英国经济造成破坏。

中国力争达成自己的亚太区协议

北京正努力在年底前完成《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简称RCEP)。该协议长期以来被称为中国面对《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agreement,简称TPP)的对策,以及代表了中国争取区域贸易霸权的努力。

从技术上来说,这是东盟(ASEAN)十个成员国将本地区所有贸易协议纳入一个整体框架的计划。它也没有TPP在许多方面的雄心。

但对于北京来说,若能在特朗普让美国退出TPP后不到一年的时间里达成RCEP协议,将是一场巨大的胜利。

同样地,如果TPP剩下的11国在美国退出后,能在日本的带领下设法挽救该协议,可能为该地区带来一些平衡。

《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的大戏

在第二轮(重新)谈判不久前结束后,我们真正进入了贸易谈判的技术官僚阶段。

不过,时间不等人,特朗普总统也正通过威胁退出谈判而极力增添一些戏剧性的紧张感。

我预计真正的大戏将在2018年初展开。但这是唐纳德•特朗普的贸易世界。我们只有观看的份儿。

不要为WTO哭泣

今年伊始,我们曾担心特朗普准备退出世贸组织(WTO)。这种情况并未发生。如今这也不太可能在短时间内发生。

但是,当今年12月WTO成员国聚集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召开两年一度的部长级会议时,我们将一尝世界新秩序的味道。一如既往的是,目前尚不清楚WTO此次能否产生一些实质性内容。但真正的考验在于,WTO有史以来第一次不由美国牵头讨论。中国或欧盟会取而代之吗?印度会像过去一样一心阻挠任何协议吗?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